关于

【GGAD】回溯(8)

         “致邓布利多。”老囚微微发颤的手握着一根猫头鹰毛做的简易羽毛笔在一张沾满污渍的羊皮纸上书写着,“不必惊讶,我写这封信是因为我从报纸上看到了一则新闻,英国的消息传播到欧洲延迟太久了,这群报社的渣滓!自以为事不关己就高高挂起的傻蛋们!我想知道安娜是否还好,那个男孩,她的儿子,他才十九岁,看好她,她离婚之后发表的论文已经越来越情绪化了,别让她再做出什么傻事来。你的这位学生跟我曾经不同,他以破坏为乐,却从没想过要在废墟上重建起任何东西。照顾好她,走好你要走的每一步。”

   ...

【GGAD】回溯(7)

        阿列安娜很争气,在格林德沃努力压抑着自己的魔力和阿不思一起修复那栋宅子期间她没有再出问题。夜色完全黑下来的时候他们恢复了整个房子的外观和一楼的布局,二楼的大多数家具还是一堆破烂,但天色已晚,目前的空间也足够让邓布利多一家好好休息了。

       “我得回去了。”格林德沃挥动魔杖将巴希达带来的晚餐餐具收进那个篮子里,“明天早上我再过来。”

       “明天早上我得去波特家,下午的时间...

“你还是不跟诺亚说话吗?”纽特问她,新一轮的会议刚刚结束,安娜正在收拾资料。

“其实我们并不熟,无论是在学校里的时候还是那之后。”安娜勾了一下嘴角,大概是想笑一下,但没有成功。“我们没有什么共同点,当然我承认他是个不错的合作者。”

“你父亲当年虽然把伏地魔的势力逼出了魔法部,但傲罗的工作依旧危险。”纽特想起了忒修斯,他想握一握安娜的肩膀,又觉得不太好,停在半空的手显得有些局促。

“你毕竟……他是你哥哥安娜,虽然我知道你不一定愿意听这个,但你们的确是世上最亲的亲人了。我当然知道你还有阿不福斯,只是……”纽特目光闪烁了几下,“你瞧,虽然你说你们并不熟,也没有什么共同点,但是曾经在九个多月的黑暗中,你们是...

“你走吧。”中年人望着窗外,远处的旷野升起了吐蛇的骷髅,一道道黑雾从天而降,正在向这里聚拢。

“可是父亲……”“我不是你的父亲。”安德森看向年轻的傲罗,“你的父亲已经死了,是你亲手将他逮捕,送入阿兹卡班,让他接受摄魂怪的吻。”

诺亚脸色惨白:“他们快要来了,无论谁是我的父亲都没关系,抓住我的手现在跟我离开这里!”

“这没有必要我的孩子。”安德森挥动魔杖将年轻人束缚得更紧了一些,悬在他头顶的门钥匙颤动得愈发剧烈,诺亚企图挣扎,但中年人心意已决。

“夫人当年以为撑不到先生回来的时候了,你妹妹还在她肚子里,她叫我带上你离开,把你交给她的学生。”安德森握紧魔杖面对大门等待自己的命运,“我带着你在乡下躲了一个月...

“你是否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是盖勒特•格林德沃。”那张英俊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种病态的笑容,庭内顿时人声鼎沸,他在享受揭开这一切的快感。

“是。”

“不是!”他的女儿终于控制不住,十八岁的姑娘声嘶力竭,“不是!我爸爸他不是!”

“我是,安娜。”他回头看向她,“不要干扰审判,这不礼貌。”

“请被告人家属控制情绪。”

“安娜•格林今年十八岁,霍格沃茨的通知书不会错发,也就是说她是在1946年9月之前出生的。”比起陈述,里德尔更像是在吟诵,“‘格林先生’多年对外宣称妻子已经离世,那么安娜小姐的母亲是谁呢?”

“或者说,是谁在1945年时突然消失,之后彻底失去所有音信了呢。”斯莱特林的优秀毕业...

【GGAD】戈德里克山谷(3)

        阿不思对于即将到来的访客的忧虑并没有他与阿列安娜之外的人知晓,牧师府毕竟与普维特宅尚有一段距离,不足以让那位聪明的小斯卡曼德先生发现更多细节。事实上,阿列安娜表现得比他要忧虑多了。

        “也许我该给阿不福斯写一封信,让你先到沃土原住一段时间。”阿列安娜看着正在读书的阿不思,后者只是平静地翻过下一页:“这太没有礼貌了,而且会让我们的姑母瓦特夫人不安的。”

       ...

【GGAD】水可载舟(2)

禁林内两点微光时隐时现,茂密的枝干遮盖了原本就黯淡的天光,不时能听见密林深处传来一两声某种神奇动物的嚎叫,软底鞋即使踩在树叶上也激不起什么磨擦声,盖勒特格林德沃向右侧望了一眼,结果被对方逮了个正着。

“很遗憾我是真实的,不是这座城堡里众多鬼魂中的一个,格林德沃先生。”邓布利多挥动魔杖除去一路上那些蛛网和树枝,她反应灵敏脚步轻快,即使没有飘在空中他也抓不住。格林德沃看着对方一脸的镇定自若,只觉得自己表现得像个十六岁的毛头小子,不,十六岁的时候占领主动权的明明是自己。

一开始他处处占领上风。

第一场比赛开始之前他便确认布斯巴顿的小子不足为惧,霍格沃茨的代表则是个毕业生,他在禁书区拉开椅子坐在...

傻爹真的随缘吧,第二部之后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写甜,要写也是老年盖的内核那种。
而且从一开始,写傻爹就是因为有人觉得夏日将尽走向太虐,说我心理变态精神不正常,我就想证明一下糖精谁不会造,相比严肃向的不用那么废脑子热度还高,傻爹第一章在我今年六月锁起来的时候热度都四百加了,对我这个小透明来说算是自己热度最高的一篇文章了。说实话曾经一度被那个局面搞得很懵,我花两个小时就写出来的流水账一两百的热度,精心去布局排编的东西没人看,所以有一段时间就是为了热度去写自己压根不喜欢的东西,都不知道在讨好谁。
不过热度这种东西,有时候就是虚高,趁着cp火了红一把哄自己高兴罢了,我实际有多少斤两自己很清楚。傻爹从一开始...

由于不可抗力,车我都锁了,等会儿天亮了再说其他的。

几个走向奇妙的感想

你们都好有钱啊。
我一直以为纽蒙伽德是那种暗黑气质的监狱,结果发现其实是座豪华大别墅,看看那个玻璃窗,看看那个吊顶,啧啧啧。盖哥品味是真的好,家里装修得有品味,身上穿着的也有品味,当然谈对象最有品味。但既然前半生享尽人间怙恩,也就注定他后半辈子要尽数归还,流落一身。当然邓老师品味也好,很会穿衣服,知道怎么展现自己身材的优点,看起来霍格沃茨的薪水还不错。

连纽特也是,从《神奇动物在哪里》的序言可以看出他原来是个一周只有两个西可的小职员,写这本书也是为了改善生活条件。现在写了书出了名,五十加隆花起来眼都不眨,在1927年的250英镑,绝对的巨款。包括房产,就在伦敦,地段看起...

1/34

© 何家老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