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GGAD】戈德里克山谷(1)(ABO)

   大修!推倒了重写了! 




   
        波特太太自十二年前带着一笔八千磅的财产嫁入了戈德里克山谷之后,很快就在自家的花圃里和瓦特子爵夫人府上找到了乐趣。那位德高望重的Omega曾有位凉薄的丈夫,在她天真无邪的年纪用出众的容貌和花言巧语蒙蔽了她的眼睛,让她没能认清他的毛心脏,让她在之后的婚姻生活中凭借爱心与善意承受了极大的苦楚,而这位瓦特子爵对她做的最好的也是唯一的一件事,就是让她继承了已无人丁的瓦特家族的庞大遗产。
        这时的子爵夫人不过三十多岁,她没有子女,理所当然地想要为自己寻一个贴心的年轻陪伴者,这时大洋那头却传来了她的弟弟珀西瓦尔邓布利多先生在印度染上热病死去的消息。珀西瓦尔的三个孩子都尚未成年,这就意味着在确认他们是一个Alpha或beta之前法院不会让他们顺利继承邓布利多家族在沃土原的大片土地和庄园,母亲和三个孩子都得搬出他们华丽的居所辞退了仆人,邓布利多太太只能靠着每年八百磅的利息养活自己和孩子们。
        瓦特夫人为她的弟媳介绍了一间位于戈德里克的小别墅,四间卧室刚刚满足她和三个孩子加上一位女仆的需要,只是得让阿不思与阿不福斯挤在一间。虽然从前在沃土原的生活不致铺张,但过惯了优越日子之后让他们搬进乡下的一间小房子总是让人内心抑郁。
        当他们带着随身的细软来到戈德里克的那栋小别墅时,瓦特夫人在帮忙之余也很是花了一番心思好好观察了她这位多年不见的弟媳和三个侄儿,邓布利多太太的确是位坚强又能干的主妇,但乍一面对丈夫去世后的混乱局面加上三个尚且年幼的孩子,怎么都显得有些力不从心。最大的男孩子已经有十一岁了,高高瘦瘦,好歹还能帮上些忙,小一点的男孩八岁,最小的女孩七岁,都正是精力旺盛糟蹋家具的时候,当瓦特夫人到达小别墅时小一点的男孩正站在沙发上扯着嗓子抗议,他觉得自己以后要跟哥哥挤在一间卧室是极大的侮辱,母亲企图跟他讲道理,他就一直站在沙发上,声称自己宁愿以后都在沙发上睡觉。
         “其实问题不难解决。”瓦特夫人劝解自己的弟媳,“他们都是在极优渥的环境下长大的,日后也会继承他们该有的优渥环境,现在虽然一时艰难,但也该努力创造更好的环境给他们。”
        “我何尝不想呢?”邓布利多太太眼里闪着泪光,“他们都是最聪明可爱的孩子,也应该得到最好的照顾,我可怜的阿不思!他那么喜欢他父亲的书,他们却一本也不许我们带走。”
       “也许现在有一个解决方法。为你的大儿子找一位受过教育,有着社会地位和良好经济的条件的监护人,一来可以减轻你们如今的负担,二来也可以让他受到良好的教育,无论最后他分化为什么,都是对他很有裨益的。”
        “可我离不开他,他是我和珀西的第一个孩子,我最漂亮、最能干的孩子。”邓布利多太太擦着眼泪,“我的阿不思,我可怜的阿不思,珀西本来已经打算将他送入公学了,我多希望他能过得好啊,这些明明都是他应得的。”
       “亲爱的,如果你能对我放心,我很愿意扶养小阿不思。”瓦特夫人温柔地劝解她,“你看,我一年大多数时间都住在戈德里克,只有冬天会去巴斯呆上一段时间,我可以送他进入公学,等到他假期回到这里的时候,你随时都可以来看他,只要穿过那一片树林,还不到两英里。”
        实际瓦特夫人并不是在邓布利多先生去世第一个向她提出扶养阿不思的亲眷。邓布利多太太是位相当独立且能干的Omega,她的出身并不高,因此她与丈夫的结合并未受到邓布利多家族和其亲族的一致祝福,多年以来除了过世的婆婆只有瓦特夫人对她以礼相待。她清醒的思维当然明白突然涌上来的邓布利多家族成员认准了她优秀的阿不思会成为一个Alpha,指望能通过扶养他使自己的家庭继承沃土原,可将来若是遇到最糟糕的情况,阿不思分化成了一个Omega,她毫不怀疑自己儿子的处境会艰难到什么程度,因此她对此非常警觉,咬死了牙认定自己离不开他,打定主意在老天明确告诉自己她生了三个Omega之前绝不放弃。她一边为保护了自己的孩子感到满足,一边又因为给不了他们优渥的生活而痛苦。
        而现在瓦特夫人主动提出了这个诱人的提议,她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若是在一切发生之前她收到这个提议,必定会爽快地答应,但生活的一系列巨变让她变得比从前更加敏感多疑,即使是面对她一贯敬重的瓦特夫人她也不得不再三思索。
        当然最后,未来的波特太太还是得到了她的朋友,邓布利多太太对子女的爱超越了对名位的追求,她将阿不思交与他的姑姑扶养,瓦特夫人得到了她的侄子,如她起初所承诺的那样将他送进公学,让阿不思受到了最好的教育。这名青年没有辜负长辈的期望,他在公学取得了傲人的成绩,习得了高雅的作风,也没有沾染上贵公子那套势力纨绔的风气,成为了邓布利多太太和瓦特夫人的骄傲。到他十八岁时,几乎所有人已经认定了他是未来将继承沃土原的邓布利多先生了。
        但世事往往难以预料,邓布利多太太当年最坏的设想成了真,比起沃土原,阿不思更痛苦的是他失去了进入大学的资格。可他还没来得及为此自伤,就在返乡的路上得到了母亲重病去世的消息,邓布利多一家一时只剩下一个成年Omega和两个没分化的孩子,无论阿不思接受与否,摆在他面前的只剩下了迅速嫁人这一条路。
        而期间倒还真的出现了某位年轻的先生为邓布利多一家解决了燃眉之急,他为阿不思的弟弟阿不福斯邓布利多写了一封推荐信,让他得以进入公学学习,虽然阿不思最终没能和这位先生走在一起,但好在阿不福斯很快分化成为了一名Alpha,这样一来无论他是否具有渊博的学识和优雅的风度都能让他过上优越的生活。
        阿不福斯邓布利多对家人极富感情,他在继承了沃土原之后立即派人打点好了那里,带着小妹妹阿列安娜回到他们最初的家园居住,而作为长子的阿不思则被失去弟媳与朋友而孤独的瓦特夫人留在了戈德里克山谷,她年龄渐长,岁月磋磨了她身上冰冷锋利的那一部分,让她对家庭愈发依赖,而侄子就是她唯一的慰藉,她早已立下遗嘱,待她去世后阿不思会是她的继承人。五年之后阿列安娜嫁给了一位性情温和极具风度的海军少校,在她成为母亲之后丈夫又升为中校,在海上发了不少财,足够他们一家的阔绰生活。
        似乎邓布利多一家的境遇在这个时候已经跟他们的父亲去世时大不相同了。在经历过生活的磨难之后三兄妹都不约而同地过上了富足的生活,但唯一让瓦特夫人遗憾的是阿不思再也没有接受过任何一位绅士的求婚,虽然他在二十八岁之后甚至比十八岁时更美了。但她对此的心态也很复杂,一方面她不希望自己最喜爱的侄子如玫瑰一般凋零下去,另一方面她又畏惧没有他的生活,没有亲爱的阿不思会让她活不下去的,所以如果他要嫁人,她也希望他不要离自己太远。
        而波特太太恰好跟她抱有同样的想法,她比阿列安娜小一岁,在十六岁时嫁入了戈德里克山谷,她性格乐观,人缘极好,对阿不思有着姐妹一般的亲近态度,因此极其希望他能得一个好归宿,但又不希望自己日后失去这样一个优秀的伙伴和她孩子们的榜样。
        于是两位太太往往对于阿不思邓布利多的追求者抱以一种奇妙又矛盾的态度,也就使这之中的很多人甚至来不及走到阿不思面前。也闹出了不少啼笑皆非的事端,而两位太太似乎总是忘记了征求阿不思的意见,不妨说她们更看重自己的意见,她们的确是抱着真心为她们的朋友谋划,却而实际上阿不思却丝毫没有这方面的心思。只是他受人恩惠太久,难以与长辈和朋友就此辩驳,只得自己想办法一次两次地躲过去。
        旧日的婚约依旧缠绕在他的心头,在经过了那个人之后他总会控制不住在那些年轻的Alpha身上挑挑拣拣,他们这个不够英俊,那个不够优雅,这个读书太少,那个又是位学究。阿不思不认为自己此生还能遇到一个那样的人了,而他也同样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再年轻,因此也不再对自己的未来抱以他想。只是每每在夏天到来时去探望阿列安娜,照顾她的孩子们,以避免在这个熟悉的季节对巴沙特太太进行拜访。
        而他三十三岁的这个夏天也对自己做了同样的安排。送别舞会上瓦特夫人照例要为此长吁短叹一番,波特太太只好握着她的手一遍又一遍地安慰她,向她保证自己每一天都会来府上看她,与她说话,就算是在下雨天,也会坐着马车来宽慰她。
        “我保证在米迦勒节就回来。”阿不思对着姑姑再三保证,“我每天都会给您写信,还有安娜孩子们做的卡片,都会一并给您寄来。”
        “我会很高兴收到这些。”瓦特夫人依旧有些郁郁,“但你知道,什么都比不过你本人在我的身边,三个月,天哪……”
        “别担心夫人,我会随时来看您的。”波特太太亲昵地对她说,“您知道,我的婆婆也喜欢打桥牌,我保证每个下午都能为您凑齐一桌牌桌,绝不会让您感到无聊。”
        “但愿如此,我喜欢跟你婆婆一起打牌,她是个有意思的对手……哦,阿不思,你能保证你能在米迦勒节的时候回来吗?”
        “当然姑姑,我保证。”
        这一晚的舞会上,阿不思大多数时间都在不厌其烦地宽慰他的姑姑,他并没有怎么跳舞,而初夏的舞池中那些穿着夏日晚装的人们,厅内蜂蜡燃烧的幽微香气和信息素、香水、汗水混在一起的味道,耳边熟悉的舞曲恰恰令他失去了舞蹈的欲望。
        窗外星河闪烁,走近阳台能听到蝉鸣,感受到拂过面庞的阵阵清风,每当这个时候阿不思觉得自己只有呆在姑姑的身边,才能勉强在痛苦中保持清醒。

评论(47)
热度(416)

© 何家老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