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GGAD】【ABO】戈德里克山谷(2)

         第一章大修了,大修就是重写了_(:з」∠)_

       阿列安娜和她刚刚升为海军上校的丈夫普维特先生连同他们的三个孩子住在距离戈德里克山谷七英里的霍格莫德。这位年轻有为的先生出身平平,但凭借自己的能力在海面上闯出了名堂,回乡后购置了大量土地,又买下了一栋不错的住宅加以修整扩建,如今这里有着最新式的花廊和凉亭,又植上了上校从海外带回的奇花异草,格外富有趣味,经过阿列安娜多年的悉心养护,已经成为了霍格莫德中一道不可错过的风景。
        他到的时候阿列安娜正在她的小客厅里看一本关于爱情婚姻的讽刺小说,一听到他来了便立即丢下书朝他奔去,在行礼之后给了他一个热烈的拥抱。阿列安娜比他小上四岁,无论她是否已经为人妻人母,只要在两位哥哥面前,她就总觉得自己还是沃土原的邓布利多小姐。
        “我以为你要在第五章的时候才能到,结果现在我才看到第三章。”她亲切地拉着他坐下。阿不思笑着应答:“准是你自己心焦,看不下罢了。”阿列安娜佯装瞪他一眼,接着看一看他的脸,把待她把自己的思念之情通过这样的观察平复一些之后才开始介绍自己的近况。
        “普维特先生这会儿去了牧师府说是有事要与斯卡曼德先生商议,等会儿就会回来。纽特是一周前回来的,三个小家伙天天去牧师府烦他,倒让我轻松了不少。”纽特斯卡曼德是普维特先生姐姐斯卡曼德太太的小儿子,斯卡曼德先生是霍格莫德的牧师,讲道风格以朴实和发人深省著称,斯卡曼德太太也是位受过良好教育的精明主妇,平时最喜欢研究各类动物,对霍格莫德一带出产的各类飞禽走兽倒比最爱打猎的绅士还要如数家珍,夫妇俩在霍格莫德在霍格莫德很受欢迎,阿列安娜嫁到霍格莫德后立刻就与他们交上了朋友。
        阿列安娜讲到纽特时脸上显露出了一点俏皮的神情,阿不思了解妹妹的性情,哪怕在邓布利多家条件最拮据的时候全家也不曾对这个小妹妹亏待过半分,这养成了她甜美可爱的性格,也让她习惯于被人照顾而不太擅长照顾别人,包括她自己的孩子。而斯卡曼德家的小儿子虽然是个Alpha,却意外拥有着Omega一般敏感柔软的心肠,因此受到阿列安娜孩子们的推崇与喜爱,只要他在牧师府一日,三个小家伙便绝对不会放过他。而这显然让这位还不到三十岁的太太乐见其成。
        阿不思微微叹了口气,语气里多了些规劝的味道:“弗兰克、马洛和皮克特都是讨人喜欢的孩子,纽特先生是位温柔的年轻人,自然不会拒绝他们,但你也不能让他们占去他全部的善意和耐心,要知道他日后还要为更多的人祝祷祈福。”
        阿列安娜冲着他眨了眨眼睛,这是她还是邓布利多小姐对哥哥们撒娇时的惯用表情,阿不福斯一向难以逃脱她的魔法,阿不思也不得不暂且将话题按下,阿列安娜从哥哥的表情里得知自己成功了,于是又欢欢喜喜拉住他继续,告诉他晚上斯卡曼德一家都会来,他们会一起用餐,大家都十分想念他。
        阿不思不禁有些惊奇:“忒修斯先生也会来?”
         “是呀,他是三天前回到霍格莫德的,我还没来得及写信告诉你,不过你很快就可以亲眼见到他了,这可是他接受勋章之后第一次回到霍格莫德,斯卡曼德太太高兴得不得了!”阿列安娜眼睛一转,“现在弗兰克和马洛可没有再去麻烦纽特先生了,男孩子对红色的军装和鲜血天生有兴趣,斯卡曼德先生是位高雅的绅士,对他们两个很有办法,能乖乖听他讲一晚上战场上的故事,到了晚上睡前还吵嚷着要听斯卡曼德先生的故事,我可讲不出能让他们这么激动的东西。”
        阿不思决定在晚餐时观察一番斯卡曼德一家的表现,妹妹对侄子们放纵的行为如果已经到了会影响两家关系的程度,那他就得考虑与普维特先生沟通一下这个问题了。
        到了晚餐时情况却要比他想像得好得多,斯卡曼德一家对幼小的生命都怀有一种难得的耐心和疼爱,斯卡曼德先生在饭桌上还特意提到了阿列安娜的小儿子皮克特,说他是自己见过的最聪明的孩子,当然弗兰克和马洛也十分聪明。
        忒修斯斯卡曼德比他的弟弟大六岁,今年二十三岁,步兵上尉的礼装衬着他身姿挺拔而威严,他的脸上带着远超于他年纪的成熟和坚毅,阿不思猜想那是战争带来的馈赠,他很健谈,这一点与他过于腼腆的弟弟截然不同,纽特先生整个晚餐期间几乎只是愣愣地吃着自己的东西,只有别人问他话的时候才会说那么一两句,可阿不思看出他实际对饭桌上的每个话题走向都了如指掌,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加入他们。
      “我听说你最近在研究一种动物,皮克斯告诉我那很有意思,说他从你这里学到了很多东西。”阿不思想拉他一把,纽特像是吓了一跳,从来没有人问过他这些问题,可怜的小斯卡曼德先生差点失手摔了他的叉子。
      “当,当然。邓布利多先生。”他的脸有一点红,“那是一种鸟,在霍格莫德一带相当稀有,我在公学里的图书馆中看到它们通常不会在这里停留,它们偏向巴斯一类更加暖和的地方,但这几年它们出现在这里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我想那是一种相当漂亮的鸟儿。”
      “当然,当然,粉色的羽毛,那么的蓬松,像云朵般附着在它的身上。”纽特的眼睛亮起来,阿不思觉得他放松多了:“我是在几天前从树林里捡到它的,那时它受伤了,我给他起了个名字。”
       “我以为你会更注重于每一个圣徒的名字。”忒修斯微微皱眉,显然对弟弟的爱好并不赞同:“你在那只鸟上花了太多的时间了,明年你就要从公学毕业,父亲说你准备往医学的方向钻研。”
        纽特眼里那点光芒顿时熄灭了,他又变回了那个害羞的小斯卡曼德先生:“哦,哦是的,我是这么打算的。”
“我以为你会选择神学。”忒修斯看了他一眼,表情虽不如刚刚那般严厉但依旧有些生硬,“如果能在毕业后在霍格莫德附近谋得一个教职是很好的。”
        纽特不再说话,阿不思有一些同情他。忒修斯在很小的时候便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成熟和决断力,因此斯卡曼德夫妇对大儿子的言行一贯推崇备至,此时也只是应和着一起笑笑,既没有明确表现出家长对此的意见也没有体谅纽特那颗敏感害羞的心。
        “说到医学,我得说这并非完全无用,毕竟我本人也在其中收益颇多,如果没有医学,那我现在也没有坐在这里跟大家一同用餐的可能了。”忒修斯用另一个话题成功及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阿列安娜头一个应和:“是的,斯卡曼德先生,我们所有人从小到大,谁也离不开医生。他们为了我们的健康不断奔走卖力,要随时接触那些病毒、鲜血和其他有害的一切,如果没有他们,我们谁也不能好好坐在这张餐桌前,我亲爱的阿不思一定还记得我六岁时发痘,天哪,那可真是可怕极了!感谢仁慈的圣芒戈先生。”
        “我想是时候让我们为所有的医生和健康干杯了。”普维特先生头一个举起酒杯,阿不思在举杯后安慰地看了纽特一眼,想要给这个年轻人一点鼓励,而他显然也收到了。
         “实际上除了医生,还有另一种人也值得我们的尊敬和推崇。”忒修斯喝下那口酒,并没有终止话题的意思:“我在巴黎的时候结识了一位朋友,一位绅士,他为医药投资,还为我们的军队提供了大量的药品,陛下也召见了他,我得说他的远见和仁慈同时令我印象深刻。”
        阿不思感到一股寒气瞬间传遍了他全身,他知道忒修斯要说到的是谁,在自己的领土上广植药草,投资医药,在战争中免费提供了大量医药品给军队,也在战争结束厚获得了来自各自的大量订单。有人说他是个投机者,更多人则愿意认为这是好人应有的好报。
        “我想我知道你说的是谁,格林德沃先生,纽蒙伽德庄园的主人。”普维特先生接过话,“我曾经路过过纽蒙伽德,我得说那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庄园,格林德沃先生在园艺方面显然很有造诣,或者他有足够好的眼光,为自己挑选了一位足够优秀的造园师。”
        “的确,纽蒙伽德,他跟我提到过那里。”忒修斯兴致很高,“他对园艺十分看重,对我说糟糕的造景是对广袤的土地的最大灾难。还说检验一座庄园是否美丽,应该由是否有品味高雅的Omega愿意居住在这里来评判。”
        “看来格林德沃先生有位鉴赏能力一流的Omega。”斯卡曼德先生与妻子相视一笑。而阿列安娜把目光偷偷瞄向自己的哥哥,她努力维持着脸上的表情,想把话题引到没有格林德沃先生的方面上去。
         “我以为这位先生会很自信于自己的审美。”阿列安娜看着忒修斯,“就像普维特先生那样,他很为他的异国花朵自豪,在我来到这里之前就是。正是这样的自信给了我肯定和信心,也相信自己能在这里过上愉快的生活。”
         “也许是我的表述不够生动,太太。”忒修斯赔笑着,“格林德沃先生跟‘不自信’这个词可完全无法联系在一起,您很快就能亲自确认这一点了。”
        阿不思闻言抬头,他不确认自己的脸色是否会被人看出端倪。但忒修斯已经宣布了这个消息:“事实上,他已经跟我写了信,他现在已经在前往戈德里克山谷探望他姑婆的路上,他说至少要在那里呆到圣诞节结束,在戈德里克安置好之后很快就会来到霍格莫德访问。”
         “你还好吗,先生?”纽特压低了声音,阿不思转头看向那个年轻人,朝着他挤出了个微笑,说自己可能有些醉了。

评论(17)
热度(240)

© 何家老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