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你是否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是盖勒特•格林德沃。”那张英俊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种病态的笑容,庭内顿时人声鼎沸,他在享受揭开这一切的快感。

“是。”

“不是!”他的女儿终于控制不住,十八岁的姑娘声嘶力竭,“不是!我爸爸他不是!”

“我是,安娜。”他回头看向她,“不要干扰审判,这不礼貌。”

“请被告人家属控制情绪。”

“安娜•格林今年十八岁,霍格沃茨的通知书不会错发,也就是说她是在1946年9月之前出生的。”比起陈述,里德尔更像是在吟诵,“‘格林先生’多年对外宣称妻子已经离世,那么安娜小姐的母亲是谁呢?”

“或者说,是谁在1945年时突然消失,之后彻底失去所有音信了呢。”斯莱特林的优秀毕业生背着手,微笑着看着曾经的黑魔王。

人群里已经有人想起那个名字了。老人们脸上露出了惶恐的表情,中年的巫师面面相觑,只有年轻人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千千万万的私语声构成交响,而格林德沃开口亲手将其送上《》高&¥*潮#&%。

“阿不思•邓布利多。”

他这么说。

安娜有一瞬间听不见周围任何声音。她眨了眨眼,直直地望着父亲,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她于1945年与我的决斗中落败。”

“我监禁了她。”

“灥强灥暴灥了她。”

“从1945年6月28日开始,自1946年4月29日为止。”

“她于1946年4月29日死于难产。”

庭内安静得可怕,所有人沉浸在简单句式背后蕴含的信息里,一时间甚至无法理解自己听到的内容。

“不是的……”安娜低声喃喃着,“不是这样的……”

人群中的诺亚握紧了拳头,双眼泛红。

而在格林德沃的世界,他的眼前正站着一个只有他自己才能看得到的幻影,阿不思正静静地与他对视,她眼里含着泪,脸上带着他曾经熟悉的温柔与鼓励,她就在这里,在他身边,这令他无所畏惧。

“我自知无力赎清一身罪孽,我蔑视生命,践踏忠诚,利用情感,玩弄人心。我曾经以为自己得到所有,于是过往的狂妄吞噬如今。我失去权柄,失去信众,失去支持——”他顿住,阿不思朝他笑了,他知道她不是真实的,她只存在于他的脑海里。

“失去爱……”

女人从他眼中消失了,但他再也不会着急,她的后继者们羽翼渐丰,孩子们已经长大,他最深的罪孽展露人前,而他会为此付出代价,他愿意为此付出代价,他可以去见她了。

他就快再见到她了。

评论(27)
热度(204)

© 何家老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