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你还是不跟诺亚说话吗?”纽特问她,新一轮的会议刚刚结束,安娜正在收拾资料。

“其实我们并不熟,无论是在学校里的时候还是那之后。”安娜勾了一下嘴角,大概是想笑一下,但没有成功。“我们没有什么共同点,当然我承认他是个不错的合作者。”

“你父亲当年虽然把伏地魔的势力逼出了魔法部,但傲罗的工作依旧危险。”纽特想起了忒修斯,他想握一握安娜的肩膀,又觉得不太好,停在半空的手显得有些局促。

“你毕竟……他是你哥哥安娜,虽然我知道你不一定愿意听这个,但你们的确是世上最亲的亲人了。我当然知道你还有阿不福斯,只是……”纽特目光闪烁了几下,“你瞧,虽然你说你们并不熟,也没有什么共同点,但是曾经在九个多月的黑暗中,你们是最靠近彼此的人了。”

安娜笑了一下,那让他想起教授。

“我妈是不是跟您讲过类似的话?”

“什么?没有。教授会说,”纽特笑了,“你想喝点茶吗?”

“也许还有甜点。爸爸说她离不开那个。”

“我想是的,但我可能没法告诉你她最爱哪一种。因为每次我都忙于把她的银茶匙从嗅嗅那里抢回来。”纽特有些不好意思,安娜被逗笑了。

“我想她会全程看着,并不怎么出手帮你。”

“你说对了,这也是你父亲告诉你的吗?”

“不,我单纯觉得她会这么做。”

“所以你能明白她会怎么做。”纽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带着试探,他觉得这如同某种传承,教授与他,他与安娜。

安娜愣住了一瞬,接着苦笑了一声:“您不能怪爸爸一直针对您,您真的从她那里得到太多东西了。”

“可是诺亚他没有,他没能从她那里获得更多东西,当然他从她那里获得了最重要的——生命。”纽特显然没打算放弃,安娜的眼睛有一点红,她别过脸想要控制一下表情,纽特听到了她抽鼻子的声音。

“我想我可能的确没有把爸爸跟那个格林德沃联系在一起,直到现在也是。我不想为他或者自己辩解什么,但是在我有记忆起……”她还是没能控制住,“他是最好的最慈爱的父亲。他很爱妈妈,我知道,我感觉得到,每当他说起她的时候他的眼神,他的眼神……会让我很羡慕妈妈,会让我羡慕一个我从来没见过的人,会让我相信有一个人真的值得被人那样爱,而同时也让我那么安心、幸福。我没有见过妈妈,他们对我而言是一体的,那时候我感觉,我同时失去他们两个了。”

“你永远不会失去他们。”纽特静静地站在她身边。


评论(15)
热度(72)

© 何家老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