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GGAD】戈德里克山谷(4)

        令人失望的是,莱斯特兰奇小姐的确不是一位好相处的邻居。

        阿列安娜与阿不思的第一次上门拜访并未受到他们所期望的热情欢迎,倒不是说这位小姐有任何礼数不周的地方,正相反,她举止有礼、谈吐大方,有一头漂亮的棕色卷发和高挺的鼻梁,是个不折不扣的名门淑女,也是一位美人。只是她实在太高雅了些,在阿列安娜与她谈起霍格莫德的风土人情时便显得态度平平,面对她的晚餐邀请也并未展现出太大的兴趣,这不免让阿列安娜有些气闷,在回家的马车里也一直苦着脸。

         “我还以为她至少会是位温和的小姐,也许不那么有趣,或者相貌并不那么出众,但会是一位友好的邻居。”阿列安娜叹了口气,她原计划在格林德沃先生到来之前把莱斯特兰奇小姐划入他们在霍格莫德的小小社交圈,一心想着作为第一个拜访她的主妇为她引见新朋友,现在看来她的确未必适合。

        “也许是她的经历让她不那么容易融入新环境,想想她有着怎样一个冷酷的父亲安娜,我们应该多宽容她一点。”阿不思安慰自己的妹妹,阿列安娜握住他的手:“如果说我个人,只要有你的陪伴,再多聪明漂亮的小姐少爷都不过锦上添花罢了。但眼下情况不同,我总是希望有个足够优秀的人出来抢抢那位‘无所不能’先生的风头才好!”

        “我理解你的担心安娜,但如果你因此与你自己的丈夫争执就于你无利了,毕竟等到米迦勒节过去我就会回到戈德里克,而你与托马斯还有长长久久的日子需要在霍格莫德度过。”

        “但这不公平阿不思!”阿列安娜看着哥哥的蓝眼睛,“你本来该有更好的生活,该有属于你自己的家庭。如果阿不福斯早一点分化,或者爸爸没有去世得那么早……”

        “那么我就不会在戈德里克山谷遇见那个人。”阿不思眼里有一点湿润,但他极力控制住了。“安娜,过去已经发生的事我们无力改变,至少我们还能安排好现在的生活。我与瓦特夫人生活在一起,也享受到了优渥的环境,我能时时看到你和你的孩子们,能在巴斯与阿不福斯碰面喝一杯茶,这就是很好的生活。”

        “我只期望他这一次能控制住自己的行为,不要再做出同上次一样的事。”阿列安娜抽了抽鼻子,“是我的错阿不思,我不该老是跟你谈起这些惹你伤心。”

        “你是我的妹妹亲爱的,你什么都可以同我谈。”阿不思拍了拍她的背,阿列安娜倚靠在他身上,抓紧时间在马车回到普维特府之前做回一小会儿的邓布利多小姐。

        而阿不思终于收到了来自戈德里克山谷的信,波特夫人告诉他一切都好,她和她的母亲加上巴沙特夫人每天下午陪着瓦特夫人打桥牌,晚上她会邀请瓦特夫人来到波特庄园或者和她的丈夫一同到瓦特夫人家去用餐,日子过得舒适又平静。

        “至少在最近那个消息传到戈德里克山谷之前还是这样,据说这里马上会迎来一位地位和财产都十分令人尊敬的先生,他是巴沙特夫人的侄孙,一个三十一岁的Alpha,还未婚。听人说他在刚刚继承家业时也曾来过这里度假,那时便已经是风度翩翩的绅士了。

        他应该会跟他的姑婆住在一起,这几日巴沙特夫人的管家忙里忙外清点格林德沃先生的家具,他要在这里停留不少的时间,巴沙特夫人说他可能会留到明年春天,我想这对山谷里所有适龄Omega都是一个不错的消息。我真希望你听到这个消息也能高兴,瓦特夫人维持了她一贯稳重的品格,并没有对此事发表太多意见,还主动提出巴沙特夫人最近安置侄孙劳累,要我换一位客人参与牌桌。被她这么一说我才反应过来这个问题,真是羞愧。”

        他读到这里,不禁笑出来,他亲爱的姑妈总会把不满的情绪悄无声息地表达出来,而幸好的是巴沙特夫人善良温和,并不会把事情想到更深一层,恐怕也跟波特夫人一样,为她的考虑周到而感激欣喜。

        “我真希望你现在也能在戈德里克山谷,与我们一起,巴沙特夫人订购了不少蜂蜡,都是足足够燃十个小时的那种,我已经开始期待即将到来的舞会了,亨利准备去一趟伦敦,我要他为我订几条新裙子,希望这不会引起你笑话,即使一个已婚的Omega也是希望自己能在舞会上留有一席之地的,但我更期待你的亮相,希望格林德沃先生在夏天结束之前不要太过匆忙地订下他的大事,以免让自己错过最不该错过的一位的Omega。代我向阿列安娜和她的孩子们问好,附上我为她做的两条花边和一个针线包。”

        看来波特夫人要从此与他的姑母产生分歧了,阿不思想起当年姑母对格林德沃的态度和评价叹了口气,衷心地希望她们能处理好这场友谊危机。

       莱斯特兰奇小姐的脾气很快得到了霍格莫德居民的一致评价,她容貌美丽,高贵典雅举止有度,但并不是可以轻松结交的对象。普莱特先生邀请过她一次,她也到场了,在她的身世和容貌引起小小讨论之后大家很快把注意力转回了忒修斯身上。阿不思看着舞会小休时舀冰淇淋的莱斯特兰奇小姐,她正有一搭没一搭地与一位先生聊天,对方显然没有发觉她隐忍的不耐,可也没有人将她从这场语言灾难里解救出来。

         “我说什么来着?”普莱特先生走过来,为他的妻子和妻兄端来一份点心,阿不思接过了他递来的甜食,阿列安娜则装作没看见。阿不思帮她接过了那份,对普莱特先生道了谢。

         “没必要对甜品置气,安娜。”阿不思把那一份往妹妹的方向推了推,阿列安娜看到丈夫走远跟斯卡曼德先生攀谈起来后才屈尊降贵地端起了那份冰淇淋。

         “哦,这还没结束呢,我们等着瞧吧。”她看向莱斯特兰奇小姐,“她跟忒修斯跳了三支舞,包括第一支。”

         “看得出斯卡曼德先生对她有些好感。”阿不思看着正与母亲交谈的忒修斯,年轻人的眼睛不住地往那位年轻小姐的方向瞄,还得注意这点小动作不会被母亲察觉。“说起来,纽特怎么不见了?”

         “他刚刚说不太舒服,觉得自己喝得有些多了,想去外面花园里醒醒酒。”阿列安娜盯着忒修斯的动向,“可怜的小斯卡曼德先生,他的脸红透了,他真的难以适应这样的场合——哦阿不思,我想可怜的莱斯特兰奇小姐终于有救了。”

        阿不思随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忒修斯走到莱斯特兰奇小姐和那位先生之间对他们说了什么,接着便将那位先生带离了她身边,阿不思可以发誓在这之后莱斯特兰奇小姐的肩膀放松了不少。

        “真感人。”阿列安娜评价道,“我想这足够能融化一些坚冰了。”

        阿不思没有立即回应妹妹的话,莱斯特兰奇小姐的眼里对忒修斯的确闪过了感激的光芒,这是否足以激起爱情他暂不评价,但他确信这位小姐朝着窗口望了一眼,而那扇窗子正对阿列安娜的花园。

        上帝保佑他的小小猜想只是过分担心。

        无论他人想法如何,忒修斯大概真的单方面坠入了爱河,在几次舞会之后他几次拜访莱斯特兰奇小姐的居所,也有邀请她到牧师府进餐。阿不思出于礼貌,并没有刻意打听他们之间进展的细节如何,但下一个礼拜日时斯卡曼德夫人主动与这位小姐打了招呼,而她也温柔地回应了这位夫人,他们在斯卡曼德先生宣讲时坐在一起。

         “不可思议。”普莱特先生对侄子的表现十分疑虑,他向姐姐表达过自己的想法,但斯卡曼德夫人对儿子的爱和盲信暂且压过了这些担心。斯卡曼德先生则因为小儿子大为懊恼,纽特收到了朋友的来信,坚持要到一位同学家进行拜访,而斯卡曼德先生本想在格林德沃先生来到霍格莫德时让大儿子为小儿子在那位先生面前美言几句,打听他治下牧师职位的情况。小斯卡曼德先生虽然足够坚决,但大哥站在了父亲这一边,所以母亲也站在了父亲这一边,他实在无奈,只好同意至少见过了格林德沃先生再走。

         “我只希望他能早日来到这里。”纽特在阿不思为他倒茶时嘀咕着,“但请求他不要被父亲和忒修斯对我的偏爱而迷惑,我的专长不在那里。我衷心希望他治下的牧师府能有更适合的人入住。”

         “我想那位先生会考虑你个人的意愿的。”阿不思尽量宽慰他,“你的朋友也不会因为这个而有所抱怨的。”

         “是的,但我心里总是过意不去。”纽特干巴巴地回答,普莱特先生去寄信了,阿列安娜去取她预订的衣服,阿不思默默听着对方对格林德沃先生种种过于急切的期待,只能默默在心里叹气。

         “我想我有个问题需要请教你。”他终于找到了其他的话题,“是前几天我看的一本书,关于草药的。但书中没有插图,我实在分辨不出它与另一种草药的区别。也许你会更了解一些?”

        谢天谢地,这成功了。阿不思找来了那本册子,纽特在接过那本书之后放松了不少,他显然对此涉猎广泛,在谈起这些的时候自信又自然,就像他父亲在宣讲时一样。

         “这些书非常不错,我在学校里也经常借阅它们。”纽特能够感受到他的听众是真的对此怀有兴趣因此也开始兴致勃勃,“但我还是得说,这上面有些概念已经开始陈旧了。我并不是指责作者,他们提供给我们这些宝贵的经验和财富,但我希望大家都能得到更新更真实的答案。”

         “也许你可以自己动手试试?”阿不思鼓励道,“我当年在公学也有一些朋友对此颇有兴趣,但他们对此的了解和认识的深度都及不上你,我想这大概就是你所擅长的方向。”

          “哦。”纽特被这份鼓励激成了一颗含羞草,“我从没有想过这个……但是很感谢您。”

        阿不思听到管家去应门,还以为是阿列安娜回来了,他真心肯定年轻人的才华,于是语言上也跟着俏皮了几分:“我想我妹妹也会赞同我的想法,她应该已经回来了,我们可以听听看。”

        “先生。”管家的声音从门口传来,阿不思笑着转过头去:“是普莱特太太回……”

       他闻到了熟悉的味道。像松针上的积雪,苏格兰高地的寒风。

        “格林德沃先生到访。”管家通报着,接着是靴子踏在地板上的脆响,金发蓝眼的男人一手拿着礼帽站在小客厅的门前。


评论(18)
热度(221)

© 何家老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