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夏日将尽(1)

    其实并没有到十万字,但是回家之后更忙了(人为什么要过年……),上次那篇birthday的后续

  “或许你该试试这根,十二英寸,苹果木凤凰尾羽。”奥利凡徳先生从木架上取出第四根魔杖,薇拉诺感觉他似乎越来越兴奋了,与之对比的是她越来越心慌,单子上的东西只差这个了,同时也是她最期待的一样,虽然在家里她也用过爸爸的魔杖,但那总是不一样的。

        然后她成功地用那根苹果木毁掉了奥利凡徳先生的三排架子,魔杖盒子掉了一地。

        “不,不,还是不对。挑剔的客人,跟你父亲当年一样,不是吗?”奥利凡徳先生爬上了另一架木梯,“但总是不一样的,我上次听说有些欧洲大陆的人以为魔杖也应该家传,父亲用什么,子女也应该用什么,梅林保佑他们最好别这么做。啊,找到了,试试这个孩子,柏树,十一英寸,独角兽毛。”

       薇拉诺握住那根魔杖,在手指接触到它的那一瞬间便感觉到有什么不一样了,接着她抖了抖手腕,奥利凡徳先生手中的魔杖盒子变成了一束郁金香。 “就是它了!”奥利凡徳先生似乎比她自己还要高兴。薇拉诺付了钱,礼貌地跟对方道了谢,走出了奥利凡徳魔杖店。女孩看着自己手中的新魔杖,解下系着一头红发的发带再次抖了抖手腕,发带变成了一束玫瑰。

       周围不免传来些惊叹声,似乎还夹杂着些别的什么声音,毕竟一个还没正式入学的小姑娘能有如此熟练的变形魔法,的确是件令人惊叹的事。薇拉诺在有人上来搭话之前赶紧抱着自己的那堆东西走出了人们的视线,她还得回去赶在爸爸之前准备晚饭,不然后果会十分难以想象。

       梅林啊,他一定是忘了我还在换牙。薇拉诺一边想着,一边加快了步伐。然而当飞路粉把她带回自家的壁炉时,她还是不得不惊恐地发现爸爸已经在厨房忙活起来了。 “还是我来吧爸爸。”薇拉诺放下那些包裹匆匆迎上去,眼睛不住地往糖罐的方向飘去。男人闻言转过身,他平时披在身后的柔软长发此时被束成一个高马尾,发梢跟着他的动作扬起来,语气里颇有点受伤:“你该相信自己父亲的厨艺,哪怕就一次亲爱的。”      

       “上次圣诞节你也是这么说的,然后我们在圣诞节的半夜赶到圣芒戈去拔掉我那颗蛀牙。”系好围裙的薇拉诺丝毫没有被男人打动,“终身难忘,爸爸。”

       阿不思举起双手表示投降,让女儿占领了灶台前的位置,薇拉诺挽起袖子继续洗盆子里的那几个西红柿,虽然阿不思的家政魔法非常高超,但两人一致认为麻瓜的烹饪方法更有趣味,对薇拉诺而言这也能防止阿不思在汤和馅饼里放过多的糖。

     两人的话题转移到小姑娘今天在对角巷的见闻,扫把出了光轮1911,据说稳定性更强了,阿不思实验常用的那种魔药材料涨到了三加隆一盎司,照相馆的价位倒是又下降了不少,因为现在拥有魔法相机的巫师家庭越来越多了,而薇拉诺在偷偷考虑想办法弄一台来。

     “爸爸?”薇拉诺看了一眼晃神的阿不思,这可不常见:“我的魔杖是柏树的,十一英寸,独角兽毛。” “我想晚饭后你应该不介意让我欣赏一下。”“当然!”

      这是1911年的夏天,与麻瓜世界里日渐紧张的气氛不同,巫师世界里的人们按部就班地进行每一天,对于早已自学完三年级课程的薇拉诺而言,目前最让她担心的事无非是被分到斯莱特林,然而直到整个夏天过去,阿不思也没有告诉她学校到底是怎么分院的,她甚至在开学的前一天跑到了猪头酒吧,可这次连阿不福思都抗住了她的撒娇大法,最后凶巴巴地叫她去帮忙擦桌子,女孩子对着叔叔的背影悄悄做了个鬼脸,帮忙打扫后爬上楼去看阿利安娜,用自己新得的魔杖变出了一串互相追逐的小星星,逗得画中的女孩咯咯直笑,最后被阿不福思抓住衣领丢进了壁炉里。

     “我圣诞节的时候回来看你阿不福思,我要吃你做的羊奶布丁!”“圣诞节酒吧关门!也没有羊奶布丁!”

       阿不福思看着小侄女从壁炉里消失,已经是晚上九点,整个猪头酒吧静悄悄的,阿利安娜画像前的那串小星星还在互相追逐,画中的女孩伸出手,似乎想要触碰那些虚无的星辰。

      “真不知道她像谁是不是,安娜。”星星们消失了,阿利安娜看着哥哥脸上露出一丝茫然,阿不福思只是挥了挥自己的魔杖,再次变出了一串星辰。

      第二天的天气很好,对于近几年来空气质量越来越糟糕的伦敦来说简直是件可以登上预言家日报头版的奇闻了。国王十字火车站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上站满了学生和家长,薇拉诺跟在阿不思身后,在有人跟阿不思打招呼后乖乖向人问好,同时接受各路人投射来的好奇目光,然后抓住空子尽量不动声色地打量周围的一切。所有的学生都要搭乘霍格沃茨特快前往学校,阿不思看着女儿找到位子坐好,女孩从车厢的窗口伸出脑袋可怜巴巴地看着他,试图在最后一刻套出答案:“爸爸你看,再过几个小时我就能知道到底是怎么分院的了,提前几个小时告诉我也没差的。”阿不思朝女儿眨眨眼:“那么我们就把这个惊喜放到几个小时后好吗?我保证你不会失望的。”小姑娘泄气地翻了个白眼,阿不思此时却露出一丝担忧:“亲爱的,如果在学校里有什么事,记得要随时告诉我好吗。”“我们讨论过了这个了不是吗爸爸。”薇拉诺朝他露出了一个一切放心的笑,“不要滥用教师职权啊,邓布利多教授。”阿不思还想再说些什么,而火车的汽笛声已经响起来了,他只好跟着其他家长一样朝着火车挥挥手,看着那辆载着自己孩子的火车消失在视野里。

      现在他得马上赶回学校了,阿不思从没像现在一样庆幸自己是在学校里任职,这代表着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他至少能第一时间赶到女儿身边。虽然他太清楚,一旦薇拉诺正式开始了在霍格沃茨的学习生活,她的存在和信息暴露给那个人就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而自己所能做的只是尽量使这一天晚一点到来。

      另一边火车上的薇拉诺正在研究那本从家里偷偷带来的《标准魔咒四级》,她所在的车厢目前还没有其他人(于是在这个时候换好了她的新袍子),小吃车推过来的时候她买了一盒多味比比豆,第一颗是牙膏味,她纠结了很久还是不知道该不该咽下去。

       直到一个黑色的脑袋从推拉门外探进来,来人眨着一双蓝眼睛:“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薇拉诺觉得恐怕很少能有人拒绝这样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的请求:“当然,请吧。”

      她注意到对方也是一年级,袍子上像其他学生一样绣着名字,然后心中惊讶地发现这是一个布莱克。 “还没自我介绍,我是玛格丽特布莱克。”黑发女孩朝她微笑,薇拉诺点点头:“薇拉诺邓布利多,我也是一年级,很高兴认识你。”

      “邓布利多?”女孩惊讶地微微睁大眼睛,“邓布利多教授是你父亲?我是说,我爸爸经常提起邓布利多教授是个很厉害的人,他是《每日变形》专栏的忠实读者。” “谢谢啦。”薇拉诺朝对方公式性微笑,“不过我倒是挺头疼他太厉害这个问题的,毕竟这样就相当于失去了一切得不到O的借口了。”女孩被她这句话逗笑了:“我完全理解这种烦恼。”薇拉诺闻言眨眨眼,想起了现任霍格沃茨校长菲尼亚斯布莱克,眼前的女孩大概是他孙辈中的一位,有那样一位校长祖父对任何人来说应该都是种不小的压力。

      当两个小姑娘交换关于多味比比豆的见解时又一个红发姑娘出现在门口,波特家的贝蒂是个相当会聊天的活泼孩子,气氛在她来之后明显活跃了不少。

       三个孩子在车厢里度过了相当愉快的几个小时,直到暮色降临,火车停靠在一个又黑又小的站台上,女孩子们把行李留在火车上,下车后便听到一个尖锐的声音高喊着:“一年级新生,一年级新生跟我走!”薇拉诺觉得自己的耳朵被刺得有点难受,从旁边玛格丽特布莱克和贝蒂波特的脸色来看,她们所想的应该跟自己差不多。

      所有的新生跟着那位声音尖锐的粗眉毛老人穿过树林中的小路再登上小船,薇拉诺和玛格丽特以及贝蒂还有一个看起来有些冒失的女孩一艘,这姑娘匆匆忙忙的,手上拿着本厚厚的书——看起来是某一本课本,袍子也湿了一半,简隆巴顿对着船上的另外三人做了个简短的自我介绍,并在从黑湖到城堡这一段短短的时间里迅速跟贝蒂波特打成了一片。

       薇拉诺却没有太多心思聊天了,再过不了半个小时她就得面对自己分院的结果,这让她直到严肃的罗斯教授叫他们所有人排成一排穿过门厅直达餐厅的整个过程中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餐厅里四张长桌旁坐着四个学院的学生们,长桌上方漂浮着数不清的蜡烛,再往上是跟室外天气一样的天空,阿不思坐在教师席里,朝她眨了眨眼,薇拉诺这才微微舒了一口气,不得不说,爸爸在这里的这个事实会让她感觉好得多。 接着罗斯教授将一只四角凳放在新生们面前,然后在上面放了一顶破破烂烂的巫师帽。薇拉诺盯着那只帽子,想起了爸爸曾说过的“惊喜的方式”,一个猜测逐渐在脑海中形成,但这也太离谱了,然而就像她所担心的那样,这帽子开口了。

      “你也许觉得我不算漂亮,但千万不要以貌取人,如果你们能找到比我更漂亮的帽子,我可以把自己吃掉。

你们可以让你们的圆顶礼帽乌黑油亮,让你们的高顶丝帽光滑挺括,我可是霍格沃茨测试用的魔帽,自然比你们的帽子高超出众。

你们的头脑里隐藏的任何念头,都躲不过魔帽的金睛火眼,戴上它试一下吧,我会告诉你们,你们应该分到哪一所学院。

你也许属于格兰芬多,那里有埋藏在心底的勇敢,他们的胆识、气魄和豪爽,使格兰芬多出类拔萃;

你也许属于赫奇帕奇,那里的人正直忠诚,赫奇帕奇的学子们坚韧诚实,不畏惧艰辛的劳动;

如果你头脑精明,或许会进智慧的拉文克劳,那些睿智博学的人,总会在那里遇见他们的同道;

也许你会进斯莱特林,也许你会在这里交上真诚的朋友,但那些狡诈阴险之辈却会不惜一切手段,去达到他们的目的。

来戴上我吧!不必害怕!千万不要惊慌失措!在我手里你绝对安全,因为我是一顶会思想的魔帽!” 魔帽的歌声刚落,全场掌声雷动,帽子朝着四周行礼致意,接着面对着新生们,不动了。

       所以让我提心吊胆了一个夏天,然后答案是一顶帽子?!薇拉诺看了一眼席间的阿不思,对方露出了个调皮的笑容。女孩突然觉得他和阿不福思是对的,就算他们告诉她关于分院的事实,自己也一定不会相信。

      罗斯教授手中拿着一卷羊皮纸,每念到一个学生的名字之后那个孩子便走上前,坐在那张四角凳上戴上那顶分院帽,接着那顶帽子便会开口念出一个学院的名字。简隆巴顿和贝蒂波特在她前面,她俩都进了格兰芬多,贝蒂在取下帽子后给她一个鼓励的笑容,薇拉诺朝她微微点头致意。
       但当罗斯教授念出“薇拉诺▪阿德莱德▪邓布利多”的时候,她还是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同时她也看到,校长席上的那位老先生对着她露出了一丝难以言喻的笑。接着更多压低了声音的讨论传入耳朵。“邓布利多?她是邓布利多教授的女儿吗?”“可教授看起来连三十岁都不到,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女儿?”“邓布利多家的私生女,纯血家庭的巫师都知道,谁知道她的母亲是谁呢?说不定是个麻瓜。”“看不出来啊,不过她母亲一定长得不怎么样,不然邓布利多教授那么英俊的一个人,怎么会有相貌这么平凡的女儿。”
        薇拉诺知道阿不思在看着她,也知道有不少人都在看着她,等她的反应。女孩在心里舒了一口气,想起在车站时跟爸爸的对话,我们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了。
        女孩稳稳当当地坐在那张四角凳上,戴上了那顶分院帽。
        “恩,有意思。”薇拉诺听到一个细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非常,非常有意思。老实说你几乎天生属于斯莱特林,不过——不要激动姑娘,不过你有自己的选择不是吗?相信并且坚持的自己所思所想,愿你这份勇气和坚定能常伴与你——格兰芬多!”
        她听到帽子喊出了那个名字,一时还有点恍惚,然而在旁人看来她只是安静地起身把帽子交还给罗斯教授,走向格兰芬多的长桌,朝着正在鼓掌的贝蒂和简微笑。待她在贝蒂身旁坐定才把目光投向了教师席的阿不思,对方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她朝爸爸招了招手。
        天生属于斯莱特林。可就她所知道的,爸爸和阿不福思以及已经去世的祖父祖母都是格兰芬多。分院帽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她望向四角凳的方向,心想也许那位“另一个给了她生命的人”是个斯莱特林。
       或许她可以在图书馆里找到学生记档一类的东西,1899年前毕业的斯莱特林学生,当然毕业十年以上就太超过了,这一点她还能自诩对阿不思有所了解,更小的也不太可能,因为那样的话阿不思就不可能被学校聘请了。
       “玛格丽特▪戴安娜▪布莱克。”直到罗斯教授念到这个名字时,薇拉诺的注意力才回到餐厅里,同时注意到整个大厅里静得像是有人在这里施了一个强力无声咒。薇拉诺看着玛格丽特走向四角凳,戴上了那顶分院帽。她下意识看向了布莱克校长,却发现这位老人的表情像是刚刚吞下了一把耳屎味的多味比比豆,他专注地盯着自己面前的酒杯,似乎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懒得施舍给四角凳上的女孩。
       薇拉诺突然想起了火车上玛格丽特的那句“我完全理解这种烦恼”。她微微侧过头在贝蒂耳边压低了声音:“布莱克校长看起来对玛格丽特不太认同。”
       “那是当然的。”贝蒂也压低了声音,“玛格丽特的父亲是布莱克校长的二儿子菲尼亚斯布莱克,据说当年因为公开表示支持麻瓜权利,被布莱克校长从家里除名了。我妈妈跟她妈妈是同学,她们都是格兰芬多的。而且玛格丽特似乎还是布莱克校长孙辈里最年长的一个。”
       薇拉诺的心情一瞬间变得复杂起来,与此同时分院帽也得出了答案——格兰芬多。女孩敢发誓,如果不是台下还有这么多的学生,布莱克校长一定会把那个高脚酒杯捏碎。而她也不知是怎么,几乎想都没想就鼓起了掌,接着贝蒂和简也加入了她。
       玛格丽特在她们三人的掌声中走到了格兰芬多的长桌旁,坐到了薇拉诺的旁边,女孩在她落座的一瞬间听到了一声微不可闻的“谢谢”。薇拉诺只是调皮地眨了眨眼,那样子跟阿不思几乎一模一样。
       她们等着剩下的学生分院完毕,格兰芬多又得到了一个叫做罗伯特布朗的男孩,斯莱特林那边又分到了一个叫夏洛蒂马尔福的女孩子——薇拉诺不得不承认目前为止也只有这个女孩能在外貌上玛格丽特一较高下——和两个姓高尔的男孩,薇拉诺推测他们应该是堂兄弟,这两个家伙比同龄人明显都要高上一个头。拉文克劳多了三个有些腼腆的男孩,其中一个戴着跟阿不思一样的半月形眼镜,赫奇帕奇在之后得到了一个脸圆圆的亚籍姑娘,薇拉诺觉得她很可爱。
       所有的学生都被分院完毕,罗斯教授卷起了那张羊皮纸,拿起分院帽离开了。薇拉诺条件反射地看向自己面前的盘子,而几个高年级的男生却在此时翻了个白眼,嘀咕了一句:来了。
       “同学们,新的一学年又开始了。我很高兴能在其中看到很多充满活力的新面孔,尤其是那些拥有优雅礼节和适当行为的孩子们。”他微微向斯莱特林的长桌致意,“我希望每个学生都能在新的一年里有更多的收获,霍格沃茨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富有内涵的美丽的学校,在你们所坐着的地方曾经也坐着许多伟大的巫师,我希望你们也能以此为标杆,为霍格沃茨创造更多的荣耀。”布莱克校长用眼神扫过全场,薇拉诺肯定他停留在格兰芬多长桌上的时间不超过半秒,之后这位校长终于宣布开饭。
        薇拉诺心满意足地开始了她的晚餐,餐桌上的食物异常丰富,并且不用担心是否加了过多的糖。她迅速地消灭掉一份小羊排和一份炸土豆,当她把手伸向馅饼的时候连玛格丽特也不由得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你不担心吗?我是说,那个看起来挺油的。”
       薇拉诺挑起一边的眉毛:“叫我薇拉诺就好。我饭量比较大,不过没有关系,爸爸说他当年也这样。”女孩说着,朝教师席上的阿不思招了下手,爸爸朝她举起了南瓜汁的杯子。
       “难以想象。”一边的简也朝着教师席间的阿不思看去,似乎想象不出这个俊秀的男人不断往嘴里塞进食物的样子。薇拉诺耸耸肩,心说那是因为这会儿摆在他面前的不是蜂蜜公爵的甜点。然而等到主食被撤下桌,甜品和小食被换上来之后,另外三个姑娘彻底相信了薇拉诺和邓布利多教授的血缘关系,同时开始思考邓布利多们是怎么做到在礼节丝毫不错的情况下如此迅速地解决食物的。
        “我们全家都是格兰芬多的,威廉在那边,他今年二年级。”贝蒂朝着不远处的一个男孩挥了挥手,薇拉诺能看出这兄妹俩面容上的相同之处,眼睛和嘴唇。威廉在看到她和玛格丽特的时候眼神似乎顿了顿,但还是跟她们挥了挥手,算是打招呼,“这个人吓唬了我一个夏天,说分院的方法由一人对战一条龙的结果判定。”一时间三个姑娘看向威廉的眼神都变得微妙起来。
        “我突然觉得我哥哥还好。”简补充道,薇拉诺注意到她拿着一本《标准咒语初级》,大概明白她得到了哪种版本的答案。同时一个五年级的男孩子叫了简一声,对着她做了个鬼脸,而简差点没直接把那本《标准咒语初级》朝男生的脑袋丢过去,还好被贝蒂及时按住。玛格丽特看着这对兄妹的互动有点哭笑不得:“所以这算是一种传统吗?我问了妈妈一个夏天。”女孩讲到这里的时候明显顿了一下,幸而三位听众的目光告诉她她们是真的想听下去的,黑发蓝眼姑娘才松了一口气一般补充道:“她只说是一种很特别的方式。”薇拉诺点点头表示赞同:“我猜是的,爸爸只说是会是一个惊喜。”她自动忽视了那些因为“爸爸”这个词而投来的探究目光。
       “所以现在我也要开始准备我的版本了吗?查尔斯还小,但是薇薇安还有两年就入学了。”贝蒂拿勺子来回戳着她盘子里的布丁,一边的玛格丽特似乎也开始了思考,薇拉诺一时被这场面逗笑了,她还没想过原来兄弟姐妹间还能这么相处。
        晚饭后布莱克又对禁林和在走廊上使用魔杖的问题上强调了一下,各学院的级长带着他们走向各个学院的宿舍,薇拉诺一路看着那些油画的人,并试着跟每一个画中人打招呼,这举动显然引起了不少学生的注意,薇拉诺毫不意外听到了些关于私生子之类的字眼,简瞪了那个三年级女生一眼,而贝蒂和玛格丽特则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薇拉诺只说了句“没事”,眼睛仍盯着那些油画,直到级长把他们带到胖夫人的画像面前。
      “口令。”妇人看起来有点困。
       “嗅嗅。”红发级长回答道,接着每个人从墙洞中爬了进去,女孩们走向了自己寝室,鉴于今年格兰芬多一共分到四个姑娘,结果显而易见。
        “虽然跟我想象的有点差距,但真的是很棒的一天,那些楼梯真的会随时变化。”贝蒂的声音已经有点模糊了,简则直接打起了小呼噜,听上去像只被挠了脖子的猫。薇拉诺躺在床上,脑子里又开始盘算起来怎么搞到霍格沃茨所有学生的记档,这时她突然听到了一个细微的声音在叫她,女孩将头探出红色的帷幔,看到了还没把帷幔放下的玛格丽特,女孩跪坐在自己的床上,眼神真诚:“谢谢你,今天一天都是。”
        “不客气,以后我们就是一个学院的同学啦。”薇拉诺朝她笑笑,“晚安。”
        “玛格丽特。”女孩也放下了帷幔,“晚安薇拉诺。”
       薇拉诺缩回她的小空间里,从枕头下摸出那根柏树魔杖,女孩朝着帷幔顶挥了挥魔杖,手腕翻出了几个复杂的花,接着帷幔顶上的星星们开始缓缓动了起来,接着像是真正的星辰一样开始一闪一闪,但是离餐厅上空的星空还是差了太多。
       没关系,薇拉诺把魔杖放回枕头下,拉好了被子闭上眼。一切才刚刚开始哪。

评论(22)
热度(426)

© 何家老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