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GGAD】回溯(3)

        格林德沃第二天在邓布利多家吃的早饭,餐桌气氛可想而知。他觉得阿不福斯嘴里咀嚼的不是面包而是他的肉,取胜的快意过了一百年依旧在他胸中流淌。阿列安娜看他的眼神还是怯怯的,他从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控制不住发怵,整个早餐过程中硬是一次魔法都没使用过,唯恐自己的什么举动让她再次爆发。
       阿不思忙着提醒阿不福斯不要只吃羊奶酪,一边不时轻声细语地对妹妹说话,阿列安娜回答的声音很小,她看大姐的眼神并不比看格林德沃的亲热太多,格林德沃想起多年前那个默然者的结局,觉得胃里搁了一块铅,因此没有理会山羊小子含沙射影的挑衅。
       饭后本该是他和阿不思的二人世界,可山羊小子着急赶着羊出门,囔囔着他的宝宝们已经有三天没有自由地觅食,并列出了一大堆耸人听闻的羊类病症。他已无心再去墓园探究那些已经知道的东西,只要与阿不思呆在一起在哪里都没所谓,于是懒得为难十五岁的小孩子,留在屋里与阿不思一同看护阿列安娜。
       这是个挺奇妙的时刻,格林德沃拿了本书挡在眼前,他还记得当年在第一次见到阿列安娜时便声称对带孩子没有任何兴趣,现在已经是八月,想要再扭转固有印象怕是不可能了。于是一百一十六岁的格林德沃只得与他的好奇心一起躲在书页之后观察。
        阿不思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女孩的目光时不时朝他飘来,眼里带着探寻,他知道这是对方在确认自己是不是生气,于是故作姿态,时不时用力翻书,假装不满,又要注意力道,以免真的吓到阿列安娜,可谓是十分辛苦。
        无论阿不思是不是愿意做这些小事,她的确精于此道。观察一番后的格林德沃得出了结论。阿列安娜比起克雷登斯要幸运百倍不止,至少她的家人是真心对她,并且展示出了相当程度的耐心。他看着那对姐妹坐在一起看一本无聊透顶的图画书,眼前的阿列安娜渐渐转化为另一个形象,可惜他没见过那小子小时候长什么样,于是那个形象也显得模糊不清。
        他在她面前大概是个听话的好儿子。格林德沃盯着“不是满月时采集的月光只能让药剂发挥出一半的效果”一句快十分钟,脑子里各种各样的片段像坩埚里的泡泡那样逐个冒起接着炸开。
        反正不会是他的好儿子。
        他终于想起翻页,却听到了敲门声,三个人同时抬起眼,阿列安娜盯着门口开始发抖,下意识往姐姐身边缩。格林德沃看了一眼那个小女孩,在阿不思下决定之前放下书走过去打开了门。
        的确不是山羊小子。
        他与那位女士面面相觑,对方似乎也没想到开门的会是自己,他隐约有些印象她似乎是戈德里克山谷里某大户的女主人,但一时记不起名字,只能保持那副过分礼貌的表情。
         “日安女士,请问您有什么事吗。”他一开口便不免泄露出了对领地的保护欲,而对方显然接收到了这一点,这让她的表情顿时微妙了起来。
         “日安格林德沃先生。”她飞快地瞟了一眼里间,“邓布利多先生受了点伤,目前在我那里上药。我想得通知一下他家里,毕竟他的羊群还在我的花园,我和亨利都没有对付羊的经验,亨利的爸爸也不在家,恐怕需要邓布利多小姐的帮忙。”
        波特夫人说得十分客气,可无论是谁都能明白情况不会真的像她的语气听起来那样轻松。邓布利多家在当地以孤僻著名,能让波特夫人亲自登门显然情况非常不妙,阿不思已经开始不住道歉,并表示在安置好妹妹之后会马上解决好弟弟惹出的麻烦。
        可阿列安娜显然不能一个人在家,无论她是睡着还是清醒。格林德沃知道他的姑娘开始为难了,她没自信把妹妹交给自己,又不可能分身出来留半个阿不思邓布利多在家里看顾妹妹。她只带妹妹回卧室,却并不向他求助,他暗自叹气,朝波特夫人致意后便幻影移行突得消失,待到再出现时便是带着巴希达夫人一起了。
        这样的安排显然让各方都相对满意,阿不思向巴希达夫人道了谢便跟着波特夫人往波特家的庄园前进,格林德沃完全没有置身事外的自觉,一步不错地跟着两位女士,并在路上打听出更多细节。波特夫人几次欲言又止,不得不接受他打算将此事负责到底的事实。
        好在两位年轻人的相貌和始终真诚礼貌的态度加上波特夫人的好修养使整个过程显得并不尴尬,波特家的儿子跟阿不福斯是同学,可惜感情并没有大家希望得那样深厚,加上阿不福斯的几只小羊逃脱了主人的视线,偷偷钻入了波特夫人的玫瑰丛大快朵颐,两个年轻人在校外相遇没了级长的管束和其他同学的调解,自然动起手来。他们虽然还记得未成年不能在校外使用魔法,但十五岁小伙子们的拳头也够人受得了。
        格林德沃有一瞬间后悔没有在饭后拖着阿不思直接出门,这样山羊小子就没了出门作怪给他姐姐添乱的机会。毕竟他们当年虽然用各种方式在戈德里克山谷搞出了不少动静,但从没真正影响到旁人。他看了眼身边红头发的姑娘,只觉得梅林在安排命运时过于不公。
        波特庄园是戈德里克山谷里最好的一座宅子,除了主宅的三层之外前院和后院都有广阔的空间任主人尽情发挥,阿不思一路看得十分仔细,像是想要记住这里的一草一木。格林德沃不免有些跃跃欲试,毕竟德国森林里的格林德沃庄园又要比这宏伟得多了。
         “邓布利多小姐的优秀我早有耳闻,以后如果方便,随时欢迎你来庄园做客。”波特夫人将他们穿过前厅和客厅,一个家养小精灵抱着衣物篮路过时停下朝他们鞠了一躬。格林德沃看到阿不思偷偷朝着那个小东西点头致意,这显然吓了那个小东西一跳。
         “您的花园生机盎然。”阿不思语气真诚,波特夫人收下了她的恭维,格林德沃却从那语气中听出了些感叹的味道。
        长辈们到达波特夫人的小会客厅时两个格兰芬多已经上好了药,被一张茶桌分在两边。亨利波特的右眼乌黑,嘴角也裂了,但整个人相当放松地瘫在扶手椅里端着茶细品,阿不福斯的一边鼻孔用纸团堵着阻止血继续流,颧骨肿得老高,他显然紧张得多,少年挺直了背坐在那把舒服的椅子上,表情却像是坐在玻璃碎片上,看到姐姐背后还跟着金毛,他的脸色显然更差了。
        孩子对于事件本身的叙述自然带了当事人的感情色彩。格林德沃看出了阿不福斯的心虚,但也不得不承认波特的小鬼应该收拾一下,加上双方挂彩程度相同,波特夫人只希望自家的花园能恢复原样,阿不思则保证在一周之内能彻底解决这个问题,理性的人处理起这些总是迅速又令人愉快,阿不思跟着波特夫人去看花园的破坏情况,留下三个年龄相仿的(至少表面年龄相仿)对峙。
          “你姐夫比你有教养多了,邓布利多。”格林德沃按住了企图再次动手的阿不福斯,他跟这一家有的是交道要打,无论是眼前这个嚣张的小鬼还是他那个被阿不思当成宝贝一样的曾孙。
          “他不是我姐夫!”
          “那也快了。等到你姐姐结了婚,你还能上哪去呢小可怜。”
        格林德沃不记得十五六岁的青少年是不是都这么火气旺盛好惹事生非,他打了个响指,一手端起自己面前的茶,看着准备掀桌子的少年们犹如暂停一般被定住,他有些烦躁地发现他们还能转动眼珠,可见他的确太久没有活动筋骨了。
        “我建议二位都冷静一点。”茶勺随着格林德沃的指尖转动,慢慢搅拌着那杯红茶:“波特夫人和阿不思回来的时候恐怕不希望看到茶具碎片和满地的茶渣,烧制的时候加了蝮蛇鳞粉,这套瓷器可不是简单的恢复如初就能修复完好的。”他看了阿不福斯一眼,又在亨利波特对着小山羊面露讽刺的时候看向他。
        “至于波特先生的教养,我也的确领教到了。”他把茶杯放回小几上为自己续上水接着让小几自己走到一米之外,“你说如果你妈妈如果知道你往学校偷运火焰威士忌会怎么样呢?别用那副表情看我,我没功夫盯着一个四年级小鬼的行踪,只是解酒魔药甘草用量太大寒性过重,长期以往你怕是打不了魁地奇了。”
       他朝脸色难看的少年人露出了个假笑:“茶杯都握不稳,别说扫帚了。波特家出品的魔药不错,出了个酒鬼真是可惜。”
       这下连阿不福斯都诧异了。亨利波特的脸色由红转白,而格林德沃适时凑近,少年的冷汗顺着额角滑下来。
“不过人各有难处,我对于波特家的传承兴趣不大,只是邓布利多的事却不得不管。我也不喜欢这个山羊小子,只是你既然也看出了他姐姐跟我是什么关系,也该明白我的立场是什么。你运你的酒,我看好我的人,相安无事?”
        格林德沃收到了亨利波特的眼神点点头:“商人世家的确好沟通,学着点,小山羊。”
        响指过后,两个少年由于惯性猛地撞在一起,各自眼冒金星。
          “你会无杖魔法。”亨利波特捂着自己的额头声音微微颤抖,由于父亲的原因他认识的傲罗不少,可没一个能像眼前这个看起来大不了他们多少的家伙这样将其使得像一年级的漂浮咒般轻松。
          “你要学的还多着呢小子。”格林德沃让小几走了回来,它和全体茶具向他鞠躬,为他免去它们进修理店的灾祸。
        阿不福斯看着他不再说话,没过多久波特夫人和阿不思便回到了这里,阿不思已经将小羊们赶回了家中,她再次向波特夫人和亨利致歉,三人一起离开了波特庄园。
        阿不福斯异常沉默,他似乎等着姐姐的训斥,可阿不思却没满足他,回到家时阿列安娜已经在巴希达的照看下睡下,老夫人不免对他的伤势感叹担心几句,又塞了些草药给阿不思,少女谢过后上楼熬药去了,午饭被巴希达强硬地承包,剩下的两个不安分子在客厅里收拾阿列安娜的画册和玩具。
        “那是紫玫瑰。”阿不福斯突然打破沉默,“一枝要二十个纳特,好的品相甚至要一个西可,种子也不便宜。我听过学校的女生们讲起过这个。”
        格林德沃闻言从一团乱的书堆里抬起头,眼神示意让他继续。
        “我是说……我,羊可以再养。我可以把它们赶到市集去卖掉,然后买它的种子。”
        格林德沃收回眼神继续手上的工作:“你该去跟阿不思商量,而不是我。”
        他等了一会儿,既没听到小鬼上楼的脚步声也没被毛绒玩具攻击。但他的确也没指望十五岁的阅历能让人多有担当,平心而论,这只山羊只怕还要比十五岁的自己强些。
         “你是格林德沃吗?”他被这句话突然击中,转过身跟阿不福斯对视,少年眼里毫无畏惧,格兰芬多总有傻得过分的无所畏惧。
         “格林德沃不像你这样。”小山羊飞快地朝楼上瞟了一眼,“他没那个功夫为我姐姐解决这种‘小事情’。”
        少年人总是冲动,格林德沃心想。阿不福斯的手靠近裤缝,魔杖杖尖在他的衣兜里克制地一闪一闪。

评论(31)
热度(185)

© 何家老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