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GGAD】回溯(6)

还是把这章放出来吧……第一阶段到此结束(明天就真的没有了)


        去丽痕书店的路上两个人全程一言不发。
        准确的说一言不发的情况仅限于他们两人之间,阿不思时不时会遇上老同学或学弟学妹,甚至还有两个教授跟她打招呼。女孩的人缘很好,那位药草学教授盛赞了她上个月发表在期刊上的那篇关于月光苣的论文,并再次邀请她出任助教。
        “我这两年暂时得留在家里,至少等阿不福斯毕业了再做打算。”她的回答引起了对方的一阵叹息,这位责任感极强的先生立即保证自己会在新学期里好好督促阿不福斯的课业,也算是为她帮一点忙。
        格林德沃讨厌这种过分热情带来的殷勤。他在心里不屑地想山羊小子怕是完全不需要也不希望有这样的“帮忙”。他想牵阿不思的手或揽着她的肩膀,又怕这样过分亲昵的举动会引起阿不思更多的不满,这里到处都是她的熟人,人人都认识她,而且他们彼此认识。
        而我才是个莫名其妙的陌生人,无论我出现还是消失在她身边,都不会引起太多的惊讶和目光,可我明明才应该是她身边最重要的一部分。
        格林德沃看了一眼继续跟教授交谈的阿不思,然而他的愤懑被心虚压制,真实的年岁和责任感让他不会突然把这个教授的帽子变成一条银斑响尾蛇,虽然他真的很想。
        醒醒吧蠢蛋,她就算是个老太太了也有我照顾。格林德沃在心里暗暗诅咒着,他大概想得过于大声以至于大脑封闭术都没能压住这份不满,阿不思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她听到了。
         “我得过去了,我的朋友还在等我。”她朝教授道别,对方微微抬起帽檐向她致意:“我似乎没有见过那个孩子,他是霍格沃茨的学生吗?”
         “他是德姆斯特朗的学生。是我邻居的侄孙,来英国度假的。”阿不思的发言极其官方,“正好我要来买些东西,所以他也跟来看看对角巷是什么样的。”
         “那你可要注意了阿不思,别让那位小朋友去了对角巷以外的地方。”那位草药学教授的脸色立即严肃起来压低了声音,“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地方。无意冒犯你的朋友,但德姆斯特朗对待黑魔法的态度,所有人可都是知道的。”
         “当然先生。”阿不思依旧微笑着,“我明白的。”
        格林德沃决定在整个逛书店的过程中不说一句话。这非常幼稚,但他就是想这么做,麻瓜们都知道人是会越活越小越计较的,所以他现在就是十六岁,不,比十六岁还要小多了。
        阿不思照着书单找来了所有五年级需要的书籍,她提议过让阿不福斯用自己的旧课本和笔记,但弟弟拒绝了前者,却也保证会尽自己所能好好研究后者。她惊异于弟弟突然的转变,因此完全沉浸喜悦中,没有理会金毛黑得像坩埚底的脸,而这也成功让金毛的脸更黑了。但结完账后格林德沃倒是十分自觉,抢先一步提过了所有书,他自己也买了一本,《古今十大黑巫师》。
         “符合我的气质。”这是他的说法,而阿不思则终于有被逗笑的迹象,这才让去魔药店时的气氛终于不那么糟糕。
         “我找了你很久。”阿不思解释起自己刚刚的态度,“我先去了丽痕书店,我以为你会去找找有没有喜欢的书,然后又去了扫帚店,可还是没看见你,最后还是咿啦猫头鹰的老板说见过一个像你的年轻人。”
         “我很抱歉,我该事先跟你商量一下的。”还好摩金夫人那里没有暴露,格林德沃松了一口气。
        清单上只剩下阿列安娜的药剂原料,阿不思写得相当笼统,并未明确标出需要哪些药材。进入魔药店后他只得自己逛逛,店里的药材算得上中等水平,对于普通的教学来说完全足够了,可对于真正运用在像阿列安娜那样极端的病例中明显不足。阿不思显然也知道这一点,她只能尽量避开店主的目光选成色好些的,格林德沃于是主动缠住那位小眼睛的巫师,装作一副对龙肝十分感兴趣的样子问个没完。
        “你们这里提供送货服务吗?”他眼见着阿不思埋首于药材中便压低声音提出了自己的来意,未来之人对于默然者的研究程度自然比现在的小姑娘深入得多。克雷登斯甚至能真正掌控那些黑暗的物质,他有心在阿列安娜身上帮忙,但太过超前只能引起阿不思的怀疑。
         “当然先生,但购买的价格在十个加隆以内是需要运费的。”小眼睛巫师笑得彻底没了眼,“您只需要写下您需要的药材名字和地址。”
        暴利行业一如既往地吝啬。格林德沃懒得与他争辩:“如果可以,请您尽量在周一清晨送货。我太太要是发现我花这么多钱在研究上,下次我就难以再从这里买什么了。”
        老板扫了一眼他列出的清单,甲虫一样的眼睛简直要放出光来,连连答应。
        可他刚付完定金,店外的对角巷的人群里突然骚动起来,阿不思依旧把注意力放在药材上,窗外的喧哗声越来越大,直到一个灰头土脸的男孩一把推开魔药店的大门。
         “先生请您小心点不要撞到独角兽兽……”“姐!”
        阿不思被这声陌生的称呼和熟悉的声音惊醒,猛地抬起头,阿不福斯站在门口气喘吁吁,他头发上全是灰尘,衣服也被划破了无数个洞,像是刚从废墟里爬出来一样,或许他就是刚从废墟里爬出来。
        “安娜……”阿不思喃喃着,阿不福斯的表现不需要再多说明什么了,格林德沃则迅速扭过头盯着老板:“这里有壁炉吗?”
        没必要再掩饰伦敦腔了。格林德沃的速度甚至比阿不思还要快些,他们在巴希达家中的壁炉回到戈德里克山谷。阿不福斯已经做了能做得最好的处理,把安娜交给巴希达,尽力保住了邓布利多宅周围的土地。可上午离开时还完好的房子已经真的只能用废墟形容,最小的男孩能保住自己和妹妹的性命已经是最大的奇迹。
         “是我的错……”阿不福斯呆呆地看着自己曾经的家,“我该一直陪着她的,而不是中途去院子里喂羊。”
        格林德沃难得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深知默然者爆发时的威力,哪怕是魔力强大的成年巫师都容易被这股力量击倒甚至毙命。爆发时的默然者甚至会忘记自己是谁,那股能量会趁他们意志薄弱或是情绪激动时夺过他们的神志和身体的掌控权,而等到他们清醒之后需要面临的往往是更大的刺激。
         阿不思似乎完全呆住了,她有大概一分钟完全站在那堆废墟之前一动不动。她从十一岁起就住在这,无论她曾经一度怎样嫌恶,但这里毕竟是唯一她可以回到的地方,而格林德沃比任何人都更明白这一点。
         “你先带着山羊小子回我姑婆那里。”他扳过女孩的肩膀,“你妹妹需要你照顾,她应该也吓坏了,需要她熟悉的人在身边安慰她,我们不能在一天之内毁掉两栋房子,不然我今晚只能带你们回德国睡了。”
       阿不思似乎被他这一串保证吓住了,她迅速找回了理智:“让阿不福斯先回去,安娜今天犯过一次病,不能让巴希达夫人一个人看护她。”
        格林德沃皱起眉,他听懂了其中的意思:“你知道这是多大的工程量,你不能在一个晚上之内完全修复好这一切,这至少得三天。”
         “如果现在开始就不需要三天了。”阿不思已经掏出了魔杖,“让阿不福斯过去盖勒特,我能处理好这个。”
        她已经挥舞起了修复咒的起手式,这是个相当复杂的魔法,对于魔力和精确度的要求同样高,这个魔法通常是由多人同时施展的,一般只用于魔法部在战后修复被毁坏的住宅。对于日后的她而言或许这不算是个太麻烦的事,但毕竟她还不是全盛时期的阿不思邓布利多。
        格林德沃跟阿不福斯说明了安排,山羊小子难得没有异议立即照办了。而他也抽出魔杖,开始了与阿不思邓布利多一样的动作。
        她完全不寻求自己的帮助,甚至为他所做的安慰与合理提议而惊讶。
        格林德沃的脸色在杖尖发射出的光芒里显得晦暗不明。
        好像她认定了即使向自己寻求帮助,也绝无可能得到回应。

评论(33)
热度(191)

© 何家老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