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睡前故事

一个《夏日将尽》的番外,发生在1904年的夏天。

       薇拉诺缩在被子里,只露了一双眼睛盯着他眨呀眨,已经是半夜,但她依旧不肯睡去,小姑娘在噩梦里一次又一次地掉下扫帚,她额头上的绷带还不能拆,失重感带来的恐惧依旧缠绕着她。
           “爸爸……”她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拉住他的衣角,“你今天能不能陪我睡,我想听故事。”
        阿不思没法拒绝她,连夜带着薇拉诺回到英国之后他就发誓在她成年之前再不会带她离开国境,女儿是他仅有的珍宝,亲眼看着她从失控的扫帚上坠落对于一个单亲父亲而言太过残酷了。尤其当那些鲜红渐渐在她的金发间蜿蜒开,阿不思总觉得自己看到的是阿列安娜。
        他从书架上拿出《诗翁比豆集》,薇拉诺却摇了摇头:“爸爸你能给我讲一个故事吗?我不喜欢《诗翁比豆集》。那里面的故事除了《好运泉》都好可怕。”
        他愣了一下,接着把那本书放了回去,薇拉诺从会爬的时候就在翻那本书,她无数次翻到有着用墨水画上去的死圣符号的那一页,但她或许这辈子都不会知道这个小小的符号是谁画上去的了。阿不思钻进她的被窝里,把他三岁的小姑娘圈进怀里,女儿紧紧地贴着他,像一只抱紧树干的无尾熊。阿不思顺了顺她的背,目光飘到她床头柜上的点心盘子,里面还有一块没吃完的蜂蜜蛋糕。
        很久很久以前,在精灵王国里有一只蜂蜜小精灵,他是所有蜂蜜小精灵中最会酿造蜂蜜的一位了,他能精准地利用每一种花粉让它们发挥出最佳的效果,只要是经他酿造的蜂蜜,所有精灵都赞不绝口。
        但精灵也像人一样,无法事事如意。每个蜂蜜小精灵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花园,他们除了外出采摘花粉也会自己培养花朵,可这只小精灵的运气似乎全被他的天赋所占据了,他的花园土壤贫瘠,水源也不够丰沛,于是直到他成年的时候,他的花园里也只长出了两朵花,一朵花粉的质量并不够好,另一朵则更脆弱些,直到花期都要过去,还是一个小小的娇弱的花苞。
        小精灵对此又难过又失望,他询问两朵花,怎么才能让他们长得更好一些。那朵开了的花朝他大吼大叫:“你每天只知道埋头酿造你的蜂蜜,从来没有想过多花一点时间在花园里,凭什么要求我们开得和其他花一样好呢?!”另一朵花苞只是垂着头,她太虚弱了,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小精灵看着她纤细的枝干,只好放弃他酿造的工作,天天把时间放在花园的养护上,为花儿们翻土,为他们寻找更好的水源,一段时间过去之后,花儿们的确挺拔了许多,尤其是那个小小的花苞,她的枝干终于挺拔了一些,至少不会再被微风所压得弯腰了。
        但是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又到了一年收货的季节,小精灵酿造蜂蜜的工具都蒙上了灰。他的朋友们纷纷给他带来了新年的蜂蜜,有一些是用他们自家花园里的花粉酿造的,另一些则是用外面的世界的花粉酿造的,那是小精灵从来没有尝到过的味道。他想回馈他的朋友们,但他只能拿出自己陈年的蜂蜜。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你的花园的确需要照顾。”他的朋友们安慰他,“等到你的花园里也长出丰富的花草,就可以跟我们一起出去看更多品种的花朵了,到时你肯定还能酿出最好吃的蜂蜜。”
        小精灵跟朋友们挥挥手送走了他们,他的花园里还是只有两朵花,一朵开得张牙舞爪,一朵花骨朵奄奄搭搭。这样下去,他还要多久才能放心地离开他的花园呢?

        “小精灵真可怜。”薇拉诺眨了眨眼,“为什么他一定要照顾花园不可呢?如果他比大多数的小精灵都厉害的话。”
        “大概是每只精灵在诞生时都是仰赖自己花园中的花朵。”阿不思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吻,“他生长于这片土地,它们抚育他成长,尽管也许没有别的土地肥沃,没有别人的花儿芬芳,但他们还是把最好的传递给他,让他好好地长大了。”
          “就像家人一样吗?像爸爸,还有阿不福斯叔叔?”薇拉诺若有所思,阿不思轻轻拍着她的背,说是的,就像家人一样。

        日子一天天过去,到了又一年的花期,小精灵花园里的花朵依旧如此,他只能在晚上出门去寻找其他花朵,可是夜里开花的花朵太少了,小精灵找遍了周围的森林,只得到了少得可怜的一点花粉。
       小精灵委屈极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他看着篮子里那一点花粉,眼泪滴滴嗒嗒地掉下来,沿着回家的路慢慢飞回去。但走着走着,他发现周围的景色开始变得跟来时不一样了,小精灵的担心很快被喜悦代替了,因为他发现了一片开放的花丛,它们在月光下发着柔和的光,一看就是制造蜂蜜的上好材料。他来不及多想,立即开始采摘这些花粉,心想着他终于可以酿造新的蜂蜜了。但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在他背后响起。
          “你竟敢偷我的花粉!”他转过身,一个巨大的家伙,出现在小精灵面前,他瞪着眼睛脸也气得通红,金色的头发都竖起来了。
        小精灵吓坏了,他看着面前发怒的大家伙,最终还是把手上的篮子放在了地上:“我很抱歉先生,我之前并不知道这是您的花朵,所以采摘了它们,这些是全部了,我现在就把它们全部还给您,只要在三天之内使用它们,依旧可以制造出最好的蜂蜜的。”
        大家伙听了他的话一愣:“我的花从来没有人见过,你怎么知道三天是这种花粉的最佳使用时间?”
        小精灵朝他笑了:“虽然我没有见过实物,但我曾在书上看到它们呀,这是非常稀有的花朵,用它的花粉能酿造出世界上最好的蜂蜜,我一直想找到这种花,但从来没有机会。”
           “从来没有谁能认出这种花。”大家伙开口了,“我一直在实验用它的花粉酿造蜂蜜的配比,但一直没有人能跟我一起研究它,如果你能酿造很好的蜂蜜,那你就把这些花粉带走吧,但你要还给我酿好的蜂蜜。”
        小精灵惊呆了,大家伙看着他又补充一句:“记住了,我等着你把蜂蜜酿好之后还给我,我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大魔王,如果你敢把蜂蜜藏起来,我也会想办法把它找出来的。”
        小精灵当然不会把蜂蜜藏起来,他向大魔王道了谢,为了显示诚意还告诉了对方他的住址,告诉他随时可以来他的家观看进度,或者一起研究,大魔王只是哼了一声,很不屑似的。
        小精灵提着满满一篮子的花粉,在天亮时回到了家,那朵张牙舞爪的花刚刚醒,看到他头顶上的露水便知道他前一晚去寻找其他花粉了,于是接下来的一整天都没给小精灵好脸色,但得到花粉的小精灵心里只有满满的喜悦,根本没有在意这朵花对自己的不满。为了酿造蜂蜜,他加快了照顾花朵的速度,虽然依旧一丝不苟,但还是免不了花朵的责骂。
          “你就那么着急,就这么厌恶你的这两个包袱吗?”花儿朝着他咆哮,那朵花苞发出几个细微的音节,像是在劝阻他,可这一切都被小精灵抛在了脑后,他正在清理自己那些许多不用的器具,满心满眼都是新的花粉和即将酿出的蜂蜜。
        小精灵依旧是最厉害的小精灵,尽管他已经太久没有进行他的酿造工作,但这些步骤就像是他本身的一部分刻在了他的脑海里,他很快用这些花粉酿成了第一批蜂蜜,小精灵尝了一小口,原材料的提升的确使蜂蜜的品质大大地提升了,但是仍有可以提升的空间,可他已经没有多余的花粉了。
        希望大魔王先生不要对此失望,夜幕降临,小精灵带着他的蜂蜜进入了森林,他顺着记忆里的道路走下去,找到了那片花丛。
          “还算守信。”大魔王的声音响起来,小精灵皱皱眉,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每次都喜欢在别人的背后出现。
          “这是我酿出的蜂蜜,但我觉得还可以继续改进一下,蜂蜜的颗粒感重了一点,不够顺滑,可能是有些比例还需要调整。”小精灵看着大魔王伸出指头蘸了一点他的蜂蜜品尝,有些紧张地补充上他在心里排练过无数次的话。可大魔王的眼睛却慢慢亮了起来:“天哪,你真是个天才!这是我目前吃过的最好的配比的蜂蜜!”
        小精灵睁大了眼睛,因为大魔王也搬出了他的藏品,他打开盖子分享他的蜂蜜:“或许你也可以参考一下我的?”
        品尝过后的小精灵认定,大魔王是个绝不输于自己的蜂蜜酿造天才。他们坐在花丛间分享挑选花粉的心得,采摘的天气,保存花粉的湿度,小精灵从来没有遇到能与他分享这些心得的朋友,显然大魔王也是一样,他们彻夜长谈,直到太阳完全升起,小精灵才想起来自己应该回家了,他还要为花儿们浇水,而且今天是翻土的日子。
           “这里明明有足够多的花粉。”大魔王对此很是不满,“如果他们迟迟不能长成健康的花朵,为你提供优质的花粉,为什么你还要花那么多时间区照顾他们,你明明可以用这些时间去酿出更多更好的蜂蜜。”
        小精灵没法跟大魔王解释自己花园里的花对于蜂蜜小精灵的意义,他只得安抚他的朋友,向他保证他会每天晚上来到这里,他们可以一起讨论各种各样关于的蜂蜜的事。虽然大魔王依旧一脸不悦,但他依旧在小精灵的篮子里装满了蜂蜜,嘱咐他的朋友一路顺风。
        小精灵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他错过了最佳的浇水时间,那朵花骨朵显得更奄搭搭的了,那朵张牙舞爪的花儿对着他破口大骂,一口咬定小精灵是打算对他们不管不顾,巴不得他们早点枯萎死亡。
          “这样你就有大把时间去外面跟别人厮混了!酿你的蜂蜜,采你的花粉,反正我们只是两个残次品,伟大蜂蜜小精灵根本看不上我们!”他忍住花儿的咆哮将水源引入土壤,只觉得脑子里有一千只蜜蜂在八字跳舞,他的头都快裂开了。小精灵用最快的速度照料好花朵们,接着用最快的速度逃进了他的酿造室,这是唯一能让他安静下来的地方。
        改进了方法和配比之后得到的蜂蜜果然比上一次增色不少,小精灵把蜂蜜装进罐子里,以往他会在天黑之后再离开家,但他现在实在忍不住,想立即把这份最新的成果跟他的好友分享,而这毫不意外地被那朵花儿嘲笑了。
           “看来你找到了有资格跟你交流的人了。”小精灵打算忽略掉他的讽刺,“现在连天黑都等不及了,下次是不是还打算带回到这里来?”
        小精灵对此深受启发。于是在阳光再次将东边的云彩染红时,小精灵带着一个大块头回来了。
         “你是要害死我们!”花儿朝着他尖叫起来,而那朵花骨朵一向没有见过生人,正努力缩在花儿身后微微发着抖。
         “他是我的朋友,在培养花朵和酿造蜂蜜的方面都非常擅长,是一个很好的人。我保证他不会做什么事的,好吗?”小精灵企图跟花儿解释,而花儿根本不屑于理会他,只是尽量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一旁的花苞。
         “我真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还会把大把时间浪费在这种花身上。”大魔王上下打量那两朵花,带着明显的轻蔑,小精灵只觉得脸上烫得厉害,赶紧在花儿与大魔王吵起来之前推着大魔王进入了自己的酿造室。
         “你该去外面的世界。”他刚刚关上门,大魔王就开了口:“月亮上的湖岸边,沙漠里的火山口,还有世界上最大的瀑布下面,那里长着许许多多书上和传说里才有的花朵,想想用这些花粉酿造的蜂蜜,你不该被困在这个什么都长不出来的小花园里。”
         “我当然想去那些地方,但我在这里长大,照顾好花园是我的责任。”小精灵有些失落地看着地板,“到了花苞开花的时候我就可以放心离开了,但现在还不行。”
        “她太弱小了,就算开花也不会产出多少花粉。”大魔王看着小精灵,似乎很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执着于这些。小精灵叹了口气:“但她是我的花园里的花呀。”

 
        薇拉诺发现爸爸走神了,于是叫了他一声,第二声的时候阿不思才惊醒似的回过神来,小姑娘看着爸爸有些不好意思:“爸爸你困了吗?”
          “没有。”他对女儿露出了个抱歉的笑,小姑娘却在那个笑容里读出他疲倦得厉害:“爸爸困了就明天再讲吧,我们现在睡觉吧。”
          “没有,亲爱的,真的没有。”阿不思像仿佛在强迫自己,“今日事今日毕,不是吗?”

        大魔王开始频繁地出入小精灵的家。
        这引起了花园里住户们的极大不满,当然,集中在那朵开花的家伙身上,那朵小花苞总是瑟缩着,什么都说不出来。大魔王也不是个好脾气的家伙,于是花园里时常传来大大小小的争吵声,小精灵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将大魔王推走——赶在他发火把那朵花连根拔起之前。
       “他简直不可理喻,我从没见过这么不知好歹的花。”大魔王狠狠地搅拌着器皿里的花粉,“他该明白自己身为一朵花的价值和意义,而不是无休止地叫嚣,尤其是他本身并没有创造出多少价值的时候!”
       “冷静点好吗我的朋友。”小精灵企图平息他的怒火,“他的脾气的确不太好,从他还是个花苞的时候就是这样了,但他心不坏,他只是担心我会留下小花苞离开,毕竟他没有办法照顾好她。”
       “所以他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就强迫你去做?”大魔王抬起一边的眉毛,用一种极戏剧的夸张语气表述自己的不满:“真是非常有胆识有本事的一朵花。”
        小精灵自知劝不了大魔王,他只能把话题引到更多关于蜂蜜的事情上,他们酿出了许多品种的蜂蜜,不断改进成品提高质量,大魔王和小精灵会一起去森林里不断寻找新的优质花粉,他们开创了许多新品种,更新了许多酿造的配比和更好的方式,这对所有蜂蜜小精灵而言都是前所未有的。
        而另一方面,他对花园的照料也不再如之前那般精心,他的精力根本不在这上面,虽然该做一样不差,但花儿能明显感受到他态度的转变,且极其不满。
       “你该明白你的责任!”花儿再一次朝着他发脾气,“你的蜂蜜是酿不完的,但是她只有这一朵,你就不能等到她开花的时候?!”
       “我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小精灵把土培好,实在不想再花精力跟花儿争辩,因为那永远没有结果。
       “你根本不明白!”花儿不依不饶,“自从那个混账出现了之后你就完全忘了这里还有花需要照顾,巴不得二十四小时都跟他粘在一起,研究酿造你们那些伟大的蜂蜜!”
        “别这么评论他好吗?”小精灵皱起了眉,他不希望花儿这么评价大魔王:“他只是脾气不大好,但真的没有恶意。最近照顾花苞的方法都是他提出来的,你不是也发现她的状况要比之前好得多了吗?”
       “他根本没安好心!我警告你,他想出这些法子不过是为了让你把更多的时间都花在酿造室里,他根本不在乎花园里的死活!”
       “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些。”小精灵有些生气了,“比起他,我觉得你应该稍微控制一下自己的脾气,这样会更利于你的生长,好吗?”
       “少拿那副假惺惺的嘴脸恶心花!”
        无论是人类还是小精灵,都更喜欢听到赞扬和正面的语言。跟花儿争吵无果的小精灵在来到大魔王所在的森林,他停在大魔王的掌心里,只想把花园里的烦心事都忘干净,而对方也有这个魔力。他带回了一种极其鲜有的花粉,预备与小精灵一起用他们最近的成果酿出一罐最好的蜂蜜。
       “我们会被历史所铭记!”大魔王把小精灵捧在手心,“你真是个天才,你值得更广阔的天地!想想我们两个一起会取得什么样的成就!”
       “我同意你的观点我的朋友,我很期待能与你一同前行。”小精灵脸红红的,“但等到她开花的时候好吗?她需要照顾。”
       “或许我们有更好的方法。”大魔王转动着他的眼珠子,“我们可以带着她一起环游世界,这里的土壤和水源都不是最佳的,也许在外面的世界能找到更适合她的地方呢?”
        这是个太具有诱惑力的提议了。小精灵面对大魔王期待的眼神,他从未想过这种可能性,所以一时也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回答他,只好回避他的目光:“让我好好想一想好吗,我的朋友。”

       “那朵花不会答应的。”薇拉诺撇撇嘴,“他会很生气。”
       “答对了亲爱的。”阿不思看着她的蓝眼睛,“因为那太冒险了,那朵花不放心他们带着花苞走。”
       “但如果连花儿都知道那太冒险了,小精灵应该也会知道吧。”薇拉诺在爸爸怀里蹭了蹭,“鉴于他是最聪明的蜂蜜小精灵。”
       “对啊,他知道的。”

        花儿大发雷霆。
       “你这个疯子,王八蛋!”他朝着小精灵大骂,像是失去了所有理智。“你被这个家伙蛊惑了,她现在这个样子,你们竟然还想着带她走?这会害死她的!”
       “不然呢?留着他和你们一起永远呆在这里,一直耗到天荒地老吗?”大魔王毫不客气,他忍了这朵花很久了,如果他不是小精灵花园里的花,恐怕就被他掐去了。
       “你们冷静一下好吗?”小精灵企图让他们冷静下来,“我们只是想带着她找到更适合她生长的地方,这里的土壤和水源都不是最佳的,也许挪一挪地方会让她好起来呢?”
       “好起来?”花儿瞪大了眼睛,“她本就出生在这里直到现在长成了一个花苞,说明她适应这里的环境,现在她本来就虚弱,你竟然还能说出什么挪一挪地方?!你怎么不想一想她受的住这样的折腾吗?”
       “我真是浪费时间。”大魔王伸出了手,“竟然还在这里跟你纠缠这些,我早该给你一点教训!”
       “你有种来啊!”
       “不!等等!停下!”
        谁都不会想到,那朵花苞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呢,她从来就是小小的一朵,怎么都没可能撞开那朵比她大太多的花儿。
        花苞掉下枝头,在泥土中滚了几下,不动了。
        小精灵愣住了,花儿愣住了,连大魔王都愣住了。花儿嚎哭起来,小精灵跑到那朵花苞面前,企图把她搬起来,让她重新回到枝头上,但是小精灵太小了,他搬不动。
        他转过身,想寻求他的朋友的帮助,就像之前的很多次一样,但是他身后空荡荡的,大魔王不见了。
        小精灵把那朵花苞埋进土里,那朵花儿再也没有对他说一句话了。生活又归于平静,他每天照料花园,酿造蜂蜜,除了酿造室大魔王最后一次采来的花粉,好像他从来没有出现过。小精灵开始酿造最后那一份花粉,可直到他把它们酿成了一罐蜂蜜,大魔王还是没有回来。
        他突然明白大魔王不会回来了,然后把这罐蜂蜜封进地窖里。他的花园在这之后仿佛一夜之间丰茂起来,和大魔王一起播下的种子们纷纷发芽,他再也不用外出寻找别的花朵了。
        于是小精灵守着他的花园,长长久久地酿造他的蜂蜜。

         “这是结局吗爸爸?”薇拉诺抓着阿不思的衣角,“应该不是结局的,对不对。”
         “我恐怕它是的,宝贝。”他摸摸女儿的脸,“至少我也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啦。”
        小姑娘苦着脸:“小精灵花园里的花逗发芽了,那朵花苞还会长出来吗?”
         “我恐怕不行亲爱的,世上没有两朵一模一样的花。”
         “那那朵凶巴巴的花,后来跟小精灵说话了吗?”她不甘心地追问,“还有大魔王回去找小精灵了吗?他知不知道他们的蜂蜜酿好了呢?”
         “他大概是不知道的。”阿不思一下一下顺着女儿的背,“小精灵大概也不想大魔王知道。”
         “小精灵讨厌大魔王了吗?”薇拉诺似乎很难过,“如果他很讨厌他了,为什么还有把那罐蜂蜜酿出来呢?可以他酿好了那坛蜂蜜又要把它藏起来,为什么不带着它去找大魔王呢?”
         “真是值得深思的问题。”阿不思笑起来,可薇拉诺却觉得他像是要哭了:“但是爸爸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太难了。”
        小姑娘伸出手摸摸爸爸的眼睛下方,那里干干的,她放心了,于是缩回爸爸怀里,用困倦时迷糊的声音说着:“小精灵一定很伤心。”
         “是的。”阿不思再次亲吻她的头顶,“但他还有那罐世界上最好的蜂蜜。”
         “是的,是的。还有蜂蜜,蜂蜜会陪着他……”薇拉诺的呼吸均匀起来,她睡着了。
        阿不思看着怀里的这张小脸,薇拉诺越长越大了,他的小女儿越来越漂亮,也越来越像另一个人。她才四岁,这张脸让她被那个人的旧日仇人报复,让她被哄骗上那把失控的扫帚。今天他可以想办法解释混过去,那未来呢,她会因为这张脸被哄骗别的什么呢。
        小精灵把他的蜂蜜藏进地窖里,即使他知道那是世界上最好的蜂蜜。
        阿不思拿起他的花楸木魔杖对着自己的女儿,摆出了变形术的起手式。

评论(22)
热度(193)

© 何家老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