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GGAD】水可载舟(2)

禁林内两点微光时隐时现,茂密的枝干遮盖了原本就黯淡的天光,不时能听见密林深处传来一两声某种神奇动物的嚎叫,软底鞋即使踩在树叶上也激不起什么磨擦声,盖勒特格林德沃向右侧望了一眼,结果被对方逮了个正着。

“很遗憾我是真实的,不是这座城堡里众多鬼魂中的一个,格林德沃先生。”邓布利多挥动魔杖除去一路上那些蛛网和树枝,她反应灵敏脚步轻快,即使没有飘在空中他也抓不住。格林德沃看着对方一脸的镇定自若,只觉得自己表现得像个十六岁的毛头小子,不,十六岁的时候占领主动权的明明是自己。

一开始他处处占领上风。

第一场比赛开始之前他便确认布斯巴顿的小子不足为惧,霍格沃茨的代表则是个毕业生,他在禁书区拉开椅子坐在她身边,颇有些挑衅地开口:“学姐你忙得过来吗?”

阿不思回过头对他说了句谢谢关心,他这才发现优等生竟然在看黑魔法史,书页停在器物那一章,而笔记本上的记录与分析条理清晰。他顿时来了兴趣,可他没想到自己抱着挑衅和轻蔑开始话题,收获的却是三个难题的解决方案和两条新的研究方法,讨论到不同时间段采集的月光对于魔药效果的影响时他几乎是眉飞色舞,可阿不思邓布利多却在这时说她跟朋友约好了时间,现在必须要赶去赴约了。

“你晚上有空吗?或者明天?”他站起来几乎是追着她问,长发学姐已经把自己的书与笔记都收进无限伸缩袋中,颇有些遗憾地回答他晚上自己要负责整理魔药课的作业,而明天是满课。

“我的确有些忙不过来,非常抱歉格林德沃先生。”她朝他点一点头,十六岁的盖勒特刚准备坐下思考怎么改变自己留下的坏形象,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猝不及防发出一声与其相貌十分不符的痛呼。

阿不思邓布利多把他位子上的那把椅子变成了一张纸,就在他起身的一瞬,无杖无声魔法,干净漂亮。

盖勒特格林德沃捂着摔痛的屁股,不得不承认自己一开始的想法的确是错的,霍格沃茨的代表既不是花架子也不是书呆子,而他留给对方的第一印象糟糕透顶。

不过总是有补救方法,那群嗅嗅的离境手续是由他姨妈签字的,最新的家信向他透露了这一讯息,金发小子手里有了筹码,却几次堵人无果,他有预感自己成了不受欢迎的家伙,于是挑了红发级长巡夜的日子,趁着夜色“大大方方”地往禁林的方向走。

他也的确成功了。

“等等。”女巫的声音将他从回忆拉回现实,他这才注意到前方已经没有追踪粉尘的痕迹,荧光色的脚印终止在他们脚边。

“这是有时限的吗?”邓布利多蹲下身沾了一点粉尘在指尖观察,一旁的格林德沃则回过头看向身后那一串脚印:“现在连时限的一半都没到。”他用了检验咒语,之前的脚印没有问题。

“你用的是萤火菌?”变形术教授嗅出了熟悉的霉味,得到对方肯定后她叹了口气:“乔安娜随身带着蜗牛鳞粉,萤火菌会被鳞粉吸引到错误的地方,但时效也会相应缩短,他们来的根本不是禁林。”

“蜗牛鳞粉?”格林德沃也蹲下去,摸了一小搓粉尘在鼻间嗅了嗅:“她有鼻火毒?”

“从出生就有,只能让她随身带着。”阿不思站起来开始检查熄灯器,“她害羞的很,可不想上着课鼻子里突然喷出火来,不然回家要哭的。”

格林德沃蹲在那里,指腹上的粉尘还发着荧光。

他突然就不想站起来了。

“套层混淆咒。”阿不思苦笑着掂了掂手里的熄灯器,“不像乔安娜的手法,怪我没注意,被混过去了。”

“鲁维克做的。”格林德沃眼睛放空盯着地上的荧光,“我教他的,套层咒语不易被发现,也更难解咒。”

“他的确是个优秀的孩子,看来乔安娜得小心一点了。”阿不思解开了那个混淆咒,熄灭熄灯器再次打开,这次灯光飘回了霍格沃茨的方向,看来小鬼们胆子比起他们年轻时还是不够大,没敢把约会地点放到这么狂野是地方。

“不过我想您可能并没有想过他会把魔咒用在这种地方。”那一小团灯光飘在前方,阿不思回头看着还蹲在原地的格林德沃:“或许您可能还是想找到他跟他谈谈?”

“事实上,我无所谓他怎么使用他的魔法。”格林德沃并没有站起来的意思,“既然都已经来到了禁林,我想正好去检查一下第二个项目的准备情况会更好。”

阿不思愣住了,她还没有搞清楚对方突然冷漠的态度从何而来,格林德沃就已经站起来拍了拍腿上沾上的灰,接着对她扶了扶帽檐:“夜深了,邓布利多教授在找到不守规矩的学生之后还是早点休息吧。”

乔安娜怀疑她妈今天晚上吃炸药了。变形术教授打开有求必应屋的门的时候她正和鲁维克吻得难舍难分,阿不思用变形咒把他们两个的舌头打成了蝴蝶结,迫使这对年轻的爱情鸟不得不紧紧抱在一起摔倒在那张粉色的地毯上。

“沃尔夫先生,您作为德姆斯特朗的学生,自然不在霍格沃茨学院杯的管理范围之内,但我还是您在霍格沃茨的期间能尽量遵守这里的规定。”阿不思看向女儿,“格兰芬多扣五十分。”

“我很抱歉邓布利多教授。”

“妈你疯了?!”

“辱骂教授,再扣二十。”阿不思邓布利多看着乔安娜,“现在是在学校里,请叫我邓布利多教授,邓布利多小姐。”

她提心吊胆了一年多的老妈的更年期终于到了。乔安娜在跟着母亲回格兰芬多塔楼的一路上发散着思维,同时开始思考自己藏在宿舍床底下的火焰威士忌还能保住多久,她希望能撑都第二个项目结束,她已经跟鲁维克约好了,得分高的那个人要一口喝完一整瓶。

“骚扰虻。”阿不思说出口令,睡得迷迷糊糊的胖夫人打了个长长的呵欠,努力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想瞪一眼这母女俩。

“明天早上第一节是魔药课,我会去问霍格拉斯你有没有迟到。”阿不思看着乔安娜,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乔安娜决定暂时以退为进,踮起脚在母亲脸上飞快地啄了一口,甜甜地道了声晚安教授,便通过洞口爬回了休息室。

阿不思直到洞口重新合拢依旧站在胖夫人的画像前,胖夫人已经再次进入了梦乡,她调暗了杖尖的光,确保这不会晃到画像们的眼睛。

这个调整荧光闪烁亮度的魔咒还是十七岁某人教给她的,为了约会方便。那会儿她根本舍不得回休息室,盖勒特和她会在画像前粘糊磨蹭很久,直到胖夫人忍无可忍地关上打开的门洞,又不得不在口令下再次打开,这位女士在三强争霸期间被折磨得快要神经衰弱,最后甚至打算违反画像们的约定把他们约会夜游的事告诉教授。

“哦,随她去吧。”十六岁的男孩圈着她,在她嘴唇上又啄了一下,“我们不剩太多时间在一起了,而她还能在那副愚蠢的画里睡一千年。”

“别这样说盖勒特。”阿不思摸着他的耳朵,“等你回去了我们还可以通信,再过一个月我就毕业了,到时我可以去奥地利看你,你答应我要带我去听歌剧的。”

“好吧,好吧。”十六岁的金发小子还是有些不满,“你得再让我亲一下……”

她后来的确去了奥地利,盖勒特带她去见了他的父母祖父,还带她去维也纳听了歌剧。在她进入魔法部之后他每个假期都往英国跑,他们牵着手逛遍了对角巷和翻倒巷,还曾扮成麻瓜去伦敦看他们的电影。两年之后他们在戈德里克山谷举行了婚礼,盖勒特加入了英国魔法部,对她说他可以为自己忍受一辈子仰望星空派和炸鱼薯条。

再然后。

邓布利多教授转过身往自己的宿舍单间走去,格林德沃先生业务繁忙,但她明天还有一天的课,三强争霸赛不过是霍格沃茨生活中的一个插曲,等比赛结束,这里的一切还要继续,大家也都会回到自己该回到的地方。

评论(22)
热度(141)

© 何家老六 | Powered by LOFTER